金闕御綬靈修院訪遊傳真

第十回

第十一回

第十二回

第十三回

南屏濟公活佛 登台    

102年9月17日癸巳年 八月十七日

著書:第十回 訪內院參訪靈修士修行課程(一)

活佛:可,賜符化飲。化筆靈體出竅。

化筆:弟子拜見師尊。弟子心情甚為高興,今日將隨師尊進入靈修院內院,參訪修士靈修情形。

活佛:是的,今夜將至靈修院內院,實質觀訪修士,四大課程之一靈修情形。

化筆:弟子在此另有一事相稟,希師尊鑒納安排,不知可否?

活佛:徒兒道說來聽聽。

化筆:本堂鸞下生,王生萬利虔誠,寄希能在今夜參訪內院,請益保舉靈修院修士,岳母陳郭砧,以告慰思念之情。

活佛:此當可鑒納,待吾安排。

化筆:弟子在此代鸞下生,王賢生向師尊感謝。

活佛:時候不早,徒兒快隨吾上蓮台,前往靈修院參訪。

金闕御綬靈修院教育夫子(子貢夫子):拜見活佛,吾奉教化尊師至聖夫子諭命,前來帶引前往靈修院內院,智文殿,恭請隨吾前往。

活佛:有勞夫子。

(一行三人往靈修院內院走去)

化筆:師尊,靈修院內閣中,還有一個大亭院,好寬廣,眼見無法比喻,而前方有一個看似,左右大廂房處,高有二層好壯觀,這是內院嗎?

活佛:是的,來到處正是靈修院正大殿,分有二廂房,其今夜要參訪就在右廂房,徒兒快隨夫子前往,不要再探頭探腦。

化筆:對不起,弟子一時看得入神了。

子貢夫子:修士今日靈修課程,安排在內院右廂房大殿內,隨吾入殿。

活佛:徒兒待會再觀看,沒叫您發言可不要亂說話。

化筆:弟子明白。

(一行三人進入大殿內左方一大桌)

子貢:恭請活佛入座,暫待吾恭請尊師,至聖夫子。

至聖夫子:吾接獲玉命,活佛將帶領爾徒化筆前來,為寶書「金闕御綬靈修院訪遊傳真」,參訪修士靈修情形,今特為此盡勞付命。

活佛:夫子言重,吾帶領劣徒前來,為寶書開著,參訪內院修士靈修情形,以為傳真實境。化筆怎還不快上前參拜夫子。

化筆:弟子怕亂說話,有冒犯之處,弟子化筆在此恭向夫子叩拜。

夫子:化筆劉生代天宣化勞心勞力,此大願堪慰。爾在道程與道務推動,定遇諸多阻礙,吾在此勵勉劉生,堅志不退,遇諸逆境能勇於面對與突破。

化筆:弟子感謝夫子教導指點,弟子定不負天命。

活佛:徒兒現在面向右方看去,有何所見不解,可向夫子請益以作傳真。

化筆:嘩!此景弟子不知要怎麼說,從這裡往前看去,一個大廳好大好大,要說其有多大,可能有將近一公里喔。但再詳細看清楚,又好像只在眼前而已,真是玄妙啊!敢問夫子,弟子所見此景,好像在這大廳內,有好多整齊的木桌與木椅,每二公尺就有一排,每一桌子都有一位靈修士,這是修士在上靈修課程嗎?

夫子:是的,今日修士全數來到此廳,習修文詩與密符。

化筆:咦!密符是什麼?弟子不解?

夫子:好吧!賢生往吾手指處看清楚。

化筆:眼前一片清晰,看得真清楚,好像能將距離拉近,真奇妙。

夫子:劉生可有看到每一排桌子前方,都有一位教導師。

化筆:真的耶,不知這些教導師在做什麼?只見嘴堸嵹嶆陬,不知在向修士講些什麼?

夫子:此乃指導密語,以啟密符作用。

化筆:咦!靈修士的前上方,怎會有一片,透明像黃布的東西浮現,只見修士唸唸有詞,黃布上就顯現文詞。

夫子:賢生所見就是密符開啟,隨修士的,靈力、念力,浮現教導師教化文詞。

化筆:如此說來,修士的課程只是如此嗎?

夫子:非也,修士來到此廳,習修是依課程輪流,每一課程皆有不同,今日為習修文詞密符,待下回課程,就另教習別的課目,另有十二部三十六課需修。

化筆:弟子大致明白。

子貢夫子:恭向活佛稟示,已將靈修士陳郭砧帶來。

活佛:有勞夫子了。

靈修士陳郭砧:恭向活佛恩師、夫子恩師參拜叩首。

夫子:陳郭氏不用多禮,今日活佛特別為,爾陽世女婿稟呈思念,特准奉活佛聖諭,以昭陽世親之願。

靈修士陳郭砧:今日能蒙受活佛聖恩,深感萬分,吾在陽世難能功績德晉,故再再不得出離,所幸陽世女婿誠愿,更有機緣接觸三曹道場,力行善功,超拔保舉,以使吾能出離,列入靈修院潛修功果,了脫輪迴,對陽世女婿,大愿渡眾自修達人,吾深感欣慰。雖今未達成道之果,然能帶業潛修,已是幸哉。在此寄希陽世女婿萬利,自勵精進,另陽世女兒有勞辛苦照顧,來日彼岸再相會。

活佛:修士能蒙受陽世女婿,保舉靈修院潛修,此當也有陽世女婿,早年就已入道修行,這點修士應感欣慰,如今潛修過程需能放下,精進潛修才是。今日有緣,吾為修士放光加被,以助修行無礙。

靈修士陳郭砧:拜謝活佛。

夫子:劉賢生尚有何不解嗎?

化筆:弟子在今日參訪修士修行,大概些許清楚了。

活佛:那好,今夜已晚,隨吾回堂。

化筆:弟子拜別夫子。

……

活佛:可,化筆靈投體。吾退。

眾鸞生:恭送恩師聖駕。

回本頁頁首


南屏濟公活佛 登台  

102年9月17日癸巳年 八月十七日

著書:第十一回 訪仙風廳參訪靈修士修行課程(二)

活佛:可,賜符化飲。化筆靈體出竅。

化筆:弟子向師尊請安。弟子有一問題,想請師尊為我開解。

活佛:徒兒可說來聽聽。

化筆:靈修士在靈修院潛修期間,若有陽世親人思念,想在夢中相見,是否能見到?

活佛:凡受保舉入列靈修院修士,乃已入籍靈修院,故若非是急迫,或有特殊因緣,則較難在靈修期間夢示相見。

化筆:那這樣陽世親人,怎會信服受保舉親人,已列位靈修?

活佛:此都有因緣可循,靈修士在俗世間大節日,皆有特殊因緣下,與陽世親人示夢相會,或感應,此造功者有感應,已不在言下。另也有靈修士,在接近提報証道考核之期,也能俱足因緣,與陽世親人夢示相見或感應。

化筆:弟子明白了。

活佛:徒兒隨吾上蓮台前往靈修院參訪。

化筆:敢問師尊,今日要到靈修院哪裡參訪?

活佛:今日將帶領徒兒到靈修院,內院左廂房,仙風廳參訪。

化筆:仙風廳?弟子不曾聽過,這是什麼地方?

活佛:此廳為龍虎山,張道陵天師教習廳。

化筆:哦,是張天師是嗎?

活佛:是的。

文書官:吾奉張天師諭命,恭迎活佛前往,內院仙風廳,敢請活佛隨吾前往。

活佛:有勞文書官了。

化筆:師尊,今來到的這個廂房,好像與前回訪遊大不同,整個看起來就有一種,古時候的書房感覺,不知道裡面長的怎麼樣?

活佛:哈哈哈,徒兒有這疑惑真是太天真,非是所見為真,要知靈修場所是合和靈修院整個架構,不是用凡思之念來作想。

文書官:請活佛在此稍候,待吾先行稟告天師。

活佛:有勞,有勞。

張天師:恭迎活佛聖駕,有失遠迎。

活佛:好說,好說。天師在靈修院,職命教育靈修士實為辛勞了。

天師:不也,此乃吾之榮焉。能代天教習未來仙真菩薩,這是吾之榮幸,怎會有辛勞。

活佛:徒兒還呆在那裡做什麼,快上前給天師請安。

化筆:弟子化筆在此拜見天師。

天師:免禮,免禮。化筆靈光乍現,一股不同俗庸氣息真不簡單,能為天命付出,今生果就必成。

化筆:弟子不才,較為愚昧,還請天師多予加持教導。

天師:這當然,吾今日奉旨命,帶活佛與劉生前往仙風廳內廳,參訪靈修士今日修程。

活佛:敢請天師帶路。

(一行人往內走廊走去)

化筆:天師,弟子所見前面,一大匾額寫著「仙風廳」,這就是今日參訪處是嗎?

天師:沒錯,隨吾進入。

化筆:嘩!好多人飄在半空中,這是什麼情形?好奇特,可否請天師為弟子解說?

天師:今日修程,乃是靈體進入冥空之境,教習符咒密語,每一位靈修士,都習不同咒語,待會的修程就是下定,將所習咒語符籙劃整一遍後,教習師再從旁指導改正。

化筆:如天師所言,這些靈修士都進入冥空之境,怎會知道要如何運用咒語?

天師:這就是密咒殊妙之處。

化筆:弟子看見半空中,一大片都是靈修士,不知道他們會不會,失神掉下來?

天師:哈哈,化筆劉生怎會有如此的想法,靈魂本只是一個靈體,不受假身的束縛,沒有重力與重量牽引,當然不會有如爾所慮。

化筆:弟子看這裡好像大白天一樣,天色好漂亮,雲彩更不同,七彩繽紛,看得真陶醉。敢問天師,靈修士在此仙風廳,習修課程有多少?

天師:此依課程來定,有七部二十八課程。

化筆:有那麼多,那這些靈修士,不就比陽世間的學生還辛苦。

天師:不會的,世間人都有軀體所縛,自然要有休息,靈修士就不同,不會有此辛苦疲勞,怕只怕靈識過於執著放不下,這才是障礙潛修一大問題。

化筆:弟子在此看了許久,好像靈修士的身體,散發出各種不同的光芒,不知這是不是與修士的,修習能力關連。

天師:多少有關連,靈修士在仙風廳潛修,還有很多要學習,漸次覺悟漸次得,如能真正的智覺,那就不必受保舉靈修院了。

化筆:弟子從頭看到尾,感到靈修士的精進,是那麼的密集,修士是那麼的用功,世間道中修行人,不知有沒有靈修士的一半,可能還要再加緊努力。

天師:劉賢生尚有何要吾解說嗎?

化筆:弟子在此冒昧的請求,弟子受堂中師兄,王生萬利之託,想請靈修士,溫錦鐘能夠接受訪談。

天師:劉賢生提及溫氏靈修士,乃靈識太過於執著,亦應自虐之劫,雖蒙受保舉潛修,奈靈識尚未全然放下,因此暫不宜,在短期內作訪談,吾鑒爾堂王賢生虔愿,特為溫氏加被以作慰。

化筆:弟子在此代王師兄感謝天師。

活佛:徒兒若無何問題,那今日訪遊至此,隨吾回堂。

化筆:弟子向天師拜別。

……

活佛:可,化筆靈投體。吾退。

眾鸞生:恭送恩師聖駕。

回本頁頁首


南屏濟公活佛  登台    

102年10月1日癸巳年 八月廿七日

著書:第十二回 訪練丹廳參訪靈修士修行課程(三)

活佛:可,賜符化飲。化筆靈體出竅。

化筆:拜見尊師,今日再訪靈修院,弟子有事上稟,勞請師尊能殊例為上稟作開示。

活佛:徒兒可說,吾為解說。

化筆:弟子受堂中王師兄所託,對於其岳母大人,在世就已求道,誦經念佛、吃齋茹素,功果何以未俱,還需借由堂上王師兄,大愿拔渡保舉靈修?

活佛:陽世間求道道子皆要明白,求道明師一指,雖有先得註籍,但要論定修行功果,定要有真正的實踐落實。再則更要內聖精進,這樣才能蒙受接引真正了脫。有關王賢生,尊岳母陳郭砧雖得點渡,奈內聖修練未俱備,而再論誦經未達真悟經義,故難能覺悟真正放下,對世間親情特別執罣,如此等等怎得超脫,對此希王賢生,與世間修行人明悟,才不致自誤迷惑。

化筆:弟子明悉,再此代王師兄拜謝師尊。

活佛:好的,今日就再隨吾訪遊靈修院,可上蓮台。

練丹士:吾奉命前來帶領活佛與化筆劉生,前往靈修院內閣練丹廳,恭請活佛與劉賢生隨吾前往。

活佛:有勞了。

化筆:師尊,弟子在此,有聞到一陣陣的藥香味,好特別,聞起來神清氣爽,精神百倍,這種藥香味,弟子在人世間還未有聞過,不知是什麼藥,這麼香?

活佛:徒兒需知藥是天醫府,帶來靈修院,特別給靈修士,製藥練丹所用,故藥草來至天界,非是陽世間的藥草,因此徒兒聞之,不明何藥是有道理的。

練丹士:請活佛在此稍候,吾先行入廳向廳主,華陀仙翁稟告。

活佛:勞請。

華陀仙翁:恭迎活佛聖駕,為寶書有勞活佛慈悲了。

活佛:吾授命開著寶書,代領愚徒化筆前來,還請仙翁費心。

化筆:弟子化筆拜見仙翁。

仙翁:好說,化筆劉生能盡己使命,為普化聖業費心,此讓諸天仙佛深感欣慰,往後聖業推動甚是艱辛,勉汝不可受考驗而退道心。

化筆:弟子謹記在心,定不負天命。

仙翁:好的,勞請活佛與劉賢生,隨吾入大廳。

活佛:徒兒眼前所見如有不明可向仙翁請益。

化筆:弟子眼前一片,都是製藥的靈修士,他(她)們的前面,都有一張大桌子,有的好像在煮藥,有的好像前面,放了一個大鼎,這是在做什麼藥?

仙翁:今日課程排定練丹藥,所見都是練製丹藥過程。

化筆:那在練丹廳的課程大綱有多少?

仙翁:除了今日練丹課程,與稍後研習藥簿,總計還有四部十二課程。

化筆:弟子見這大廳好寬廣,覺得每一個靈修士,都很用功,但又見前面有一、二個靈修士,好像動作特別的緩慢,不知這靈修士是怎麼了?

仙翁:凡所有的靈修士,資質根器不一,而所牽連宿業也不同,因此多少還是會受到阻礙。

化筆:如此說來靈修士修行,定還會受到種種阻礙,那這樣要如何幫助他(她)們?

仙翁:其實功果自修成,靈修士在靈修期間內,經過諸佛菩薩教習教育,都會漸次的覺悟、開悟,達至證覺之境,若說要幫助,那除借由教導師的加被與指導外,另有佛菩薩放光說法,靈修士都得受益。

化筆:那如果陽世間的人,要造功迴向給靈修士,不知這樣有沒有幫助靈修士?

仙翁:陽世間人所造的一切善功德,迴向靈修院靈修士,皆為天福功果,助力靈修士,當然可以,因靈修士,還有其宿業未了,帶業靈修,故若有陽世間人造功迴向,累積的天福,就可轉換成,釋減業力的福田,這些是方便法,証果修持還是要靠靈修士精進,如果陽世間人造功給靈修士,就能增加其靈修功果,那豈不可用錢買功果了,此是錯誤不正確的。

化筆:聽了仙翁詳細的解說,弟子完全明白。靈修士在靈修院修行時間內,會不會受到陽世保舉人的影響。

仙翁:此要看是什麼樣的情形,好比有陽世間人,在保舉靈修士後,對自己發愿造立功德,沒能實踐落實,將立愿功德齊備,迴向到靈修士身上,如此就必會影響靈修士。而如是保舉冤親債主,此更加易影響靈修士,何以故?因冤親債主受立愿保舉後,在靈修期間,必需借由所造功德,來幫助與排解,靈修所受種種阻礙,若造功者,不能將愿實踐,此時冤親債主,必定再生怨恨的心,如此不但影響修行,也會影響立愿保舉人,更易使靈修士,嗔恨加重墮落。

化筆:如仙翁所言,那真可怕。陽世造功人如不明此嚴重性,恐將再受冤親債主的干擾。

活佛:徒兒參訪到此,有何問題想再請益仙翁。

化筆:弟子都參訪完畢,沒有其它問題。

活佛:那好,今夜參訪到此,隨吾回堂。

化筆:弟子拜別仙翁。

……

活佛:可,化筆靈投體。吾退。

眾鸞生:恭送恩師聖駕。

 回本頁頁首  


南屏濟公活佛 登台

102年10月22日癸巳年 九月十八日

著書:第十三回 訪感應廳參訪靈修士修行課程(四)

活佛:可,賜符化飲。化筆靈體出竅。

化筆:拜見師尊,今日訪遊靈修院,參訪修士靈修課程,是否要進入第四大課程?

活佛:沒錯,今吾帶領徒兒,前往靈修院感應廳,參訪靈修士修行課程,於後四大課程訪遊完,再續遊靈修院其它境閣,以將靈修院,其它殊勝全盤述解,也借書著訪談修士,靈修感觸。

化筆:這很好,可將修士在靈修院修行過程,面對的種種問題給一一瞭解。

活佛:此待後續訪遊再說吧。快隨吾上蓮台,前往靈修院訪遊。

化筆:弟子遵命。

感應廳玄貞童子:參見活佛聖駕,吾授命前來接駕,帶引前往感應廳,廳主尊者尚有課教習故派命吾前來帶領,恭請活佛隨吾入,靈修院內右廂房。

活佛:尊者勞心,靈修士還寄望,尊者費心教導,童子請帶路。

(一行人往內院而去)

化筆:師尊,進入內院右廂房,眼前所見外大廳,好不壯觀,廳前有一大匾寫著「感應廳」,請問師尊這感應廳,是教習什麼課程?

活佛:徒兒有何不解,何不入內參見尊者再請益。

童子:恭請活佛至廳內左廂房,稍候待吾向尊者稟告。

活佛:有勞了。

目犍連尊者:有迎活佛聖駕,靈修院大放光芒。

活佛:尊者慈願教化修士,此願才是三界眾生蒙益,今夜為著書,帶領劣徒前來打擾,望尊者能夠成全、成全。

尊者:吾早已授旨命,悉活佛為寶書再費心,此是吾之榮焉,怎會有所怠慢乎。

化筆:弟子在此拜見尊者。

尊者:免禮,化筆賢生,汝為普化聖業費心勞身,又悉汝為道付出代天宣化,此心願力可予嘉勉,今日汝隨師,前來靈修院參訪,吾帶領入內廳,參訪靈修士修行情況,若有不明不解,可向吾告知,吾為汝述解。

化筆:弟子在此拜謝尊者。

尊者:好吧,請聖佛與劉生隨吾入內廳。

化筆:廳門一開有一股強大的力量,弟子感受到非常奇特,敢問尊者,這靈氣從內廳而出是什麼氣息?

尊者:劉生所感應到靈氣,為內廳中靈修士,正在習練感應靈力。

化筆:那就是神通嗎?

尊者:非全然,此還有靈修士本身,在靈修院修行過程,靈力本就有俱備,過去生資質與今生的修為,因此靈力的強弱、感應,皆大有不同,劉生對此還不明,隨吾上前一看究竟。

化筆:嘩!前面大廳靈修士,頭上都露出不同的光芒,不同的顏色,有的好亮,有的只有一點點光芒,敢問尊者這些靈修士,頭上顯露光芒如此差異,不知差別在哪堙H

尊者:劉賢生眼前所見靈修士,都由禪坐修定增加靈力,每一位靈修士,都必需先行持誦密咒進入禪定,所見修士頂上光芒不同,當與靈力的強弱相關連,而強則其本體靈,較淨化無有受制,頂上光芒較弱者,則尚有種種障礙,未突破差異自然大。

化筆:弟子所知,好像佛菩薩的身上,都會散發無量光芒,這與諸佛菩薩顯露光芒,不知是否相同?

尊者:靈修士如能在靈修期間,証覺無量無邊無量大願,當如諸佛菩薩,此光芒何又不是,如諸佛菩薩呢?

化筆:那也就是說靈修士,在靈修期間証果成品,都要靠其精進不懈是嗎?

尊者:沒錯,世中有言道「師傅引進門,修行靠個人」,靈修士亦如是,能蒙拔渡列位靈修院潛修功果,那自然就必需由,自我的精進才能達到証覺。

化筆:弟子明白。

尊者:在感應廳習修靈修士,大都易在神識執著,引動靈力不聚,這是要靈修士再再的突破才不受制,也才能顯露靈通力加被眾生,救渡眾生。

化筆:弟子還有一問題,那就是在感應廳習修課程,總共有幾部課程。

尊者:感應廳習修感應課程,有七部四十九課程。

化筆:靈修士的課程,除了今日弟子所見,還有那麼多的課程,不知靈修士在修行過程,會不會偷懶、會不會過勞?

尊者:此劉生大可放心,靈修士大多是精進不懈,不會有怠惰問題,只怕修士執識過重,難以淨化與突破。

化筆:弟子完全明瞭。

活佛:徒兒今日問題少少,平常問題特別多,今日這個現象倒難見。

化筆:師尊別挖苦徒兒了,弟子真的瞭解。

活佛:好吧,既已明白,那時間已晚,隨吾回堂吧。

化筆:弟子拜別尊者。

……

活佛:堂已到,化筆靈投體。可,吾退。

眾鸞生:恭送恩師聖駕。

回本頁頁首  


回修行綱繹大解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