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闕御綬靈修院訪遊傳真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九回

南屏濟公活佛 登台    

102年8月6日癸巳年 六月三十日

著書:第六回 訪十殿外放司侯放廳

活佛:可,賜符化飲。化筆靈體出竅,隨吾上蓮台。

化筆:拜見師尊,今日與師尊不再到淨業池了嗎?弟子還有一些問題想了解。

活佛:吾徒有何問題,不妨說來聽聽。

化筆:有關淨業池,乃是要淨化洗滌受保靈修院魂魄,不知要如何分辨,魂魄牽連業障深不深?

活佛:所謂業深魂濁,業清魂清明,此可在各個魂魄面相,看出端倪,而淨業池是要將受保靈魂,業識中的執著,嗔恨,給淨化,如此列位靈修才不成障礙。

化筆:哦!這樣弟子明白了。

活佛:好的,隨吾到十殿外放司,候放廳。

十殿文判:恭迎濟公活佛親臨,吾於此侯駕迎接,請隨吾入侯放廳。

(一行三人走向淨業池反方向一大廳)

化筆:師尊啊!這大廳好漂亮,整個建築物,看起來非常特別,真是精雕細琢,弟子真的是嘆為觀止。

活佛:此廳是欲受保列位準靈修士,在十殿外放司最後一個暫息處,要受接引列位靈修院,必需在此處再次驗明正身,方能填寫入籍靈修院,此處徒兒有何不明,可向文判請益。

化筆:那弟子就將不解地方,請教文判恩師,恭請為弟子講解。

文判:劉生有何不明可說。

化筆:此廳這麼大,看起來好像一個大劇院,而前端一個大講台,下面有一排排的桌椅,這樣子看起來,真的好像劇院堛熙黥漱@樣。

文判:凡受保準靈修士,都要到此候放廳,聆聽佛菩薩說法,再經由靈修院派命前來解送,司神合議主司,驗明正身與解除冥籍,才可外放接引到靈修院。

化筆:如此說來,這個候放廳是準靈修士的,最後一站是嗎?

文判:是準靈修士,在冥府最後一站沒錯,但還是要準靈修士列位靈修院後,各自精進才能真正的了脫。

化筆:諸佛菩薩,在大聽前端講台說法,那這些準靈修士,是坐在講台下面一排排座椅,聆聽說法,會不會有靈修士較不穩定,胡亂走來走去的。

文判:哈,哈…,此事怎可能會發生呢?準靈修士在聆聽法語,左右兩側皆有神司看守,故此不會有之事。

化筆:外放司,執命外放冥府中的靈魂,是不是所有的靈魂,都要到淨業池與此處。

文判:不了,淨業池與候放廳是,金闕御綬靈修院,專屬授命所設,故與一般外放靈魂不同。

化筆:這樣說,能入列靈修院潛修功果的靈魂,真是一大福氣也是福音,不必轉輪六道,而得直超各天與淨土,從靈修院潛修就可成就,真是殊勝。

文判:地藏古佛大悲大願,「地獄不空,誓不成佛」,此大願才有今末法殊勝法門示現,古佛更居自靈修院,執命院主渡化眾生齊登彼岸,如此慈心,世間人是無法體會。再說三曹普渡,冥陽兩利,世間人要借由此殊勝法門,超拔先人離苦得樂,就應將先人,保舉至靈修院潛修功果,如此方為盡孝道。

化筆:恩師說的是。

活佛:徒兒可否尚有其它想請益?

化筆:弟子已全明瞭,感謝文判恩師。

活佛:好,今夜訪遊到此,隨吾回堂。

活佛:堂已到,可,化筆靈投體。可,吾退。

眾鸞生:恭送恩師聖駕。

回本頁頁首


南屏濟公活佛 登台  

102年8月6日癸巳年 六月三十日

著書:第七回 訪遊靈修院述解修程(一)               

活佛:可,賜符化飲。化筆靈體出竅,隨吾上蓮台。

化筆:拜見師尊。

活佛:免禮,今夜起吾將帶領徒兒,直上金闕御綬靈修院,將靈修士在靈修院修行課程全程述解,以使世人明白,靈修士潛修過程。

化筆:這麼說來,在超拔保舉流程,從冥府核審已在前幾回明白的道出,不用再到冥府訪遊是嗎?

活佛:「金闕御綬靈修院訪遊傳真」一書,乃將受保靈修院,從呈疏至靈修院潛修,到修士提報考核證道,全程書著成冊,以讓世人瞭解靈修院整個流程,故訪遊過已釋明亦不必再遊。

化筆:那弟子就隨師尊前往一探究竟。

活佛:徒兒在未到靈修院之際,吾想問問徒兒,對靈修士的修行課程有什麼見解。

化筆:師尊這真的考倒我了,弟子才疏學淺,修行上還在學習,怎有辦法對修士,修行作何講述。

活佛:徒兒謙虛,修行上徒兒,也已多少得真覺悟,應對修行了解甚多才是。

化筆:弟子慚愧,還望師尊提拔、提拔,給予弟子開解,以助功成果就。

活佛:功成果就,唯在一心恆以至終必有所證。好了,不要再順手邀功,吾視機自有從旁開解,輔導修行。

金闕御綬靈修院監考官夏:恭迎濟公活佛大駕,吾奉院主諭命,特在此恭候帶領前往靈修院報到室,恭請活佛隨吾前往。

………

化筆:師尊,前面已是靈修院的大門了,今日從大門清楚的看到,大門上有金匾寫著「金闕御綬靈修院」七個大字,上回都沒看清楚,這回可就清清楚楚,兩側門旁好像有,兩名大將在那堙C

活佛:徒兒不必疑惑,靈修院本身就是一個道場,門外有護法將軍,沒什麼好奇怪的,隨吾下蓮台吧。

監考官夏:請隨吾入左側報到室。

(只見左側有一間像教室的地方)

化筆:師尊,這是教室嗎?外面好像有五位,身穿錦衣官帽的人,不知是做什麼的?

活佛:徒兒到了靈修院報到室,有何不解,可向監考官請教,以解不明。

監考官夏:此處就是準靈修士,報到的地方。化筆劉生有何不明,需吾為汝開解?

化筆:是的,恭請恩師為弟子講解、講解。不知面前這五位,身著錦衣帶官帽者怎麼稱呼?弟子不敢冒犯。

監考官夏:凡準靈修士,從冥府十殿接引帶班前來此處報到,皆由此五位登錄神司辦理,而從接引至報到處,還需再次驗明正身,始得註籍靈修院修士,領取修士證、發放修士服、佩帶蓮花針,依序完成,才可進入靈修院內院潛修。

化筆:這個流程好複雜,弟子還有點不明白,可否讓弟子一個一個瞭解?

監考官夏:當可,劉生化筆有何問題可說。

化筆:準靈修士,來到此室報到,怎還要再驗明正身,弟子記憶中在前幾回訪遊,好像就有講到,驗明正身已有過兩回,這次報到是最後一關,所以才更要查證清楚是嗎?

監考官夏:沒錯,準靈修士在將進入靈修院,必需正確無誤,這才能相應呈疏立愿者之願,列位靈修院修士,必需是無誤下才可註籍。

化筆:如此一來,受保舉靈修士,一定不會錯的囉,真的好嚴格。

監考官夏:天命所賦職命怎可怠忽。凡是準靈修士能在靈修院潛修,就已先脫離幽冥,這可是末法殊勝法門,先得後修。

化筆:是啊,是啊,那恩師言,準靈修士在驗明正身後,載登註籍再領修士服,弟子好像明白,靈魂是無形像,怎還要服裝呢?

監考官夏:初入靈修院皆是,塵執深重、業感深重、怨戾未盡除,故初學準靈修士,是需有一些導引,才能使之放下,也可從學習再晉升,服著的變現顏色,能看其修行得如何,業識深者服為淺灰,漸修證覺則由淺灰漸白淨。各由修證變現出白、黃、藍,不等顏色。

化筆:弟子明白了,服著胸上這蓮花是何作用?

監考官夏:蓮花針,乃是註籍後要佩帶,相應堂中所設蓮位,一蓮一記,在這些流程辦理完工,才可引領進入靈修。

化筆:弟子完全明白。

活佛:徒兒還有什麼不懂、不解。

化筆:明瞭了。

監考官夏:劉生化筆若有何不解,於後再敘因緣,吾可詳解。

化筆:感謝恩師。

活佛:好了,時間已晚,今夜訪遊到此,徒兒隨吾回堂。

……

活佛:堂已到,可,化筆靈投體。可,吾退。

眾鸞生:恭送恩師聖駕。

回本頁頁首


南屏濟公活佛  登台    

102年8月27日癸巳年 七月廿一日

著書:第八回 訪遊靈修院述解修程(二)               

活佛:可,賜符化飲。化筆靈體出竅。

化筆:師尊,今夜是不是要到靈修院堶情A看修士靈修情形?

活佛:是了解靈修士課程,習修情形,不是去看看,徒兒隨吾上蓮台吧。

化筆:敢問師尊,今日是正式到靈修院,瞭解課程是嗎?

活佛:不是已說了嗎?怎還再問呢?真是不靈光。

金闕御綬靈修院護法官鍾:參拜活佛,吾授命前來引導活佛與劉生,前往內務大廳,請隨吾來。

(一行三人往靈修院內院走去)

化筆:師尊,前方的大廳是做什麼的?

活佛:此賢生可向護法官請益。

化筆:請問護法恩師,這大廳是靈修院的什麼機構?又做什麼工作?

護法官鍾:此乃是調動靈修院,內部教化神司教習作業。

化筆:那不就像人世間的學校一樣,有教務處是嗎?

護法官鍾:是有點相通點,但非全然。凡靈修士在修期期間,多少皆易受塵業所障,亦或宿業所礙,以上都需經由此處,將靈修士的前業作調解,或是將其蒙受陽世間人造立功德,撥轉消弭牽絆,諸等繁雜都是要經此辦理處理。

化筆:如此弟子多少了解了。

護法官鍾:大廳已到,請隨吾入廳。監考主祕已等候多時。

監考主祕:恭迎濟佛親臨,請上座。

活佛:主祕辛苦了,靈修院監考一職可是辛勞。

主祕:不也,吾授命為金闕御綬靈修院,監考主祕一職,是吾之榮,能為地藏王菩薩,付出一點心力,實是吾的榮幸,怎敢說辛苦。更因上天慈憫,老 盼諸兒女回歸原鄉,特借由靈修院保舉靈修,拔渡有緣原靈回天,以上都是時運逢機,能代費心是應該。

活佛:主祕大願,能證菩薩功果非無因,如今天時緊急,拔渡一切眾生,救渡一切原靈,當下急需努力,吾帶領愚徒開著「金闕御綬靈修院訪遊傳真遊記」一書前來,還望主祕能帶領,了解靈修士修行課程。

主祕:此是榮幸,隨吾前往新報到列位靈修士,初期修行室。

(一行三人往左廂房走去)

化筆:師尊啊!此廂房看起來好清幽,廂房堶惘n像有佛菩薩在說法。

主祕:受保舉列位初期靈修士,需在此廂房聞法一個月,主要是將靈修士,執識淨化再淨化,諸佛菩薩,聖真皆會來說法,直到一個月時間,到再升級另修主課。

化筆:主祕恩師,請問廂房台前,佛菩薩是哪位?

主祕:乃是目犍連菩薩,今為初期修士講法淨化。

化筆:如此說初期的靈修士,不能一樣進入主課修行囉!

主祕:初期靈修士雖是,已在淨業池淨業聞法,但靈之本體,還是難真正淨化到,無礙境界。在靈修期間,都還會因執識甚重礙及靈修,故為加強靈修士的靈智光陀,不受執識影響,必需再加強淨化。

化筆:咦!廂房內有一股黑色氣息往上飄,見有一位盤坐廂房中,乾道修士,氣得站起來,口中唸唸有詞,不知在罵誰?見前方佛菩薩放光,此修士又轉變了氣息安靜坐下。主祕恩師,弟子所見這一幕是怎麼了?

主祕:此就吾前所言,凡初期靈修士,定還有甚重的執識與怨戾氣,所見修士為受保靈修冤親債主,雖願放下討報來到靈修院潛修,但必因牽連的因果久遠,積怨堪深,一時間要完全不影響是較難。

化筆:哦,難怪有善男信女,在保舉靈修士後還會感應到,還受到些許干擾,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主祕:靈修士確實在受保舉列位靈修初期,多少還是易生嗔恨,尤其是冤親債主或靈障,因此為何還要再淨化,就是為此因。若在此一個月後轉入主課修行,當是要靈修士精進淨化,才能真正完全不起執識,潛修才能無礙。

化筆:恩師所言,那今夜弟子所見,都是初期靈修士,還未真正的進入主要課程是嗎?

主祕:是的,吾授命帶爾師徒,訪遊靈修院修行課程,自需從初學靈修,到提報證道考核全程完整,此才不辜負天命。

活佛:徒兒今夜訪遊初期靈修士學習,可有疑惑?

化筆:弟子在廂房旁已看得一清二楚,已瞭解初期課程。

活佛:那好,時間已晚,隨吾回堂。

……

活佛:堂已到,可,化筆靈投體。可,吾退。

眾鸞生:恭送恩師聖駕。

回本頁頁首  


南屏濟公活佛 登台

102年9月10日癸巳年 八月初六

著書:第九回 訪遊靈修院寶靈宮

活佛:可,賜符化飲。化筆靈體出竅。

化筆:敢問師尊,今日著書,是否要正式參訪靈修士修行課程?

活佛:徒兒暫不要過急,尚有待訪遊新列位靈修士,寶靈宮。

化筆:???弟子甚為疑惑,什麼寶靈宮?

活佛:凡受保列位靈修院,新進修士,都需要至靈修院中所設,寶靈宮聚靈安靈,徒兒如有所惑,隨吾前往訪遊自可明白。徒兒隨吾上蓮台前往靈修院。

化筆:弟子對受保修士的靈修期間,修持過程,有著一探究竟與好奇。

活佛:徒兒應知不論是人界,或靈修院受保靈魂,都離不了內聖修持,人界尚有假身,方便累積善福報,與善功德,而受保靈修士則是,一個靈體,故無法累積方便善功。再說人天福報易享盡,唯是修證內聖果品,才能脫離三界之束縛。

化筆:弟子瞭解,但還是真想盡快瞭解,修士在靈修院修持過程。

活佛:好了,不要再為此問題執著,前方已有兩位仙吏在等候,徒兒如有不瞭解或疑問,可向仙師請益。

化筆:弟子拜見兩位仙師。

仙師:不用客氣,吾倆奉主祕之命,安排活佛與劉賢生,前往新進列位靈修士,寶靈宮作書著訪遊,請隨吾倆進內廂房左小閣。

(一行四人往內閣寶靈宮內走去)

化筆:弟子今可大開眼界,此景好不壯觀啊!靈宮內部真的是埵陸悟[,來到廂房左上閣樓還直對內大廳,這閣樓上,好像有進入另一個空間,感受眼前空虛中,略見一個宮廷建築,真稀奇,不知怎麼有這麼個地方好神奇?

仙吏:劉賢生眼前這一宮廷就是,寶靈宮,乃是針對每一位新進靈修士,安靈護靈處。

化筆:對此弟子有所不明瞭,敢請仙師為弟子講解。弟子所見宮內有好多的蓮座,而每一個蓮座上,都有一個光圈,大小不一,有的光圈只有一點點,又光線很微弱,有的卻光亮無比,又見這些蓮座分有三層,三層的各別光圈大不同,最上層有見似毫光樣,從光圈周圍釋放出來,如像夜明珠,這些不知是怎分別,又與靈修士有何關連?

仙吏:新進列位靈修士,在列位接引靈修院,需先受禮法沐,再轉移到寶靈宮,因陰陽空間不同,也因受保列位靈修士,在冥府受業甚久,故靈體多少受創,另外受保靈修士,如太過執塵,靈體也會隨著塵世景象影響,種種因素,故想進入院內潛修就必需要靈體無礙,不受空間影響。

化筆:那這些蓮座上的光圈,又代表什麼?差異在哪堙H

仙吏:凡新進列位靈修士,都需進入所附屬蓮位,靈入這光圈內調整靈體安靈,以能形成保護。

化筆:但如仙師所言,這光圈的光芒怎有分別,有大有小。

仙吏:所見光芒小的,乃是在冥府受業甚重,故顯現光芒自較小,而所見光芒較大,此乃是受保靈修士,善根深受業微小,相差就不同。

化筆:那再上去那兩層怎又不一樣?

仙吏:列位靈修院二年期以上,則是所見第二層。受保列位靈修院三年期以上,為潛修已近證道,謂所見第三層。

化筆:這些蓮座光圈,雖然有不同處,但好像有一個共通地方,如弟子所見好像都有一個牌子,書寫著一個個名字。

仙吏:此就是各個靈修士姓名,在靈修期間,都需保持安靈狀態,使靈修士不受影響,亦或不適空間之差異,潛修至證道考核通過,才能除下蓮座。

化篳:那新進列位靈修士在修期,都要在這蓮座安靈嗎?

仙吏:非也,新進列位靈修士,需進入寶靈宮九日才能出來,再領引進入內宮潛修。

化篳:弟子瞭解。

活佛:徒兒要明白,列位靈修士需漸次的進步,更需要無礙潛修,因此對靈修士進入內院潛修過程,定要一一述解清楚,以使世人明瞭。好了,如無問題,今夜訪遊至此,下期要正式入內院訪遊。

活佛:可,隨吾回堂。

……

活佛:堂已到,可,化筆靈投體。可,吾退。

眾鸞生:恭送恩師聖駕。

回本頁頁首  


回修行綱繹大解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