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闕御綬靈修院訪遊傳真

第十八回

第十九回

第二十回

第二十一回

南屏濟公活佛 登台    

102年12月3日癸巳年 十一月初一

著書:第十八回 靈修院內院訪談修士(一)

活佛:可,賜符化飲。化筆靈體出竅。

化筆:參見師尊,弟子今日有一個問題,想請教師尊好嗎?

活佛:徒兒可說,吾為汝開解。

化筆:敢問師尊,列位靈修院靈修士,在靈修院潛修期間,是不是只能精進,而如在閒暇時,會不會回到人世間,探望陽世間親人?

活佛:此要看機緣了,在靈修院中的修士,如能精進有成,當不會執塵之緣,放得下無所牽掛,若是未達覺悟,就會執著放不下,以上這等在靈修期間,自有神司授命於陽世間大節日,或修士的祭日,帶領返回陽世一探以作告慰。世間人一般都會想,再與保舉後的親人夢中相會,亦或能再感應相會,但這等雖是思親之情,然不知也已影響到修士,何以故?乃此念已傳達到,靈修士的靈識中,若無覺悟放下,就會受此塵緣塵業所縛,潛修定阻礙,因此陽世間造功保舉親人者,如無與修士有何夢示或感應,此要感恩更要高興才是,因修士已進入,無執無相之境界,無執更無不捨,如果是還有執著塵情種種,就另當別論,會依緣機示現以作告慰,此等較不好,世間人需明此嚴重性,不可因思念親情,而影響修士潛修果就才好。

化筆:弟子明白了。

活佛:那徒兒就隨吾上蓮台,前往靈修院吧。徒兒今日書著要再前往靈修院內院訪談,隨吾進入內院。

化筆:師尊,今日要到內院哪一廳作訪?

活佛:今日到修士習練研經廳作訪談。

靈修院護廳吏官鄭:恭迎活佛聖駕,授命在此等候,請隨吾入研經廳,恭請活佛於候室房稍候,吾先退,帶領訪談修士前來。

活佛:勞駕了。

化筆:師尊啊!今日訪談可否由師作主訪問。

活佛:今日再進內院訪談,已列位超過八十期以上列位靈修士,故對訪問提問吾自行作訪。

化筆:好啊,好啊,弟子的心中大石可放下,一到要訪問靈修士,弟子總是挫著等(台語),真不好意思。

活佛:徒兒不是偷懶吧!還好意思說。(只見化筆一副害羞樣)

吏官:今日訪談修士已帶引前來。

活佛:修士請賜坐。

修士詹賴海:恭向濟公活佛請安拜禮。(修士合十作禮)

活佛:修士觀來大不同,毫光四射靈光乍現,可見修行大有所展。

修士詹:慚愧,慚愧,潛修於今已快進証道考核,未能完全通達經義,還願諸佛菩薩加被。

活佛:您太謙虛了,吾授命開著寶書「金闕御綬靈修院訪遊傳真」一書,特為修士於靈修院中,修行情形作書著示現,故還望修士能盡力配合,以使書著功成圓滿。

修士詹:這是我的榮幸,在世時不懂珍惜光陰,迷失,白白浪費寶貴時間,有幸能為寶書作清楚述解,是我難逢機緣,聖佛慈悲,有需我效勞可請說。

活佛:那好,就由基本一個問題,那就是修士能受保列位靈修院是得何緣機?而修士於世時功績未俱、德修未滿亦何故?

修士詹:我能逢此殊勝法門,受渡列位靈修院,乃仰仗我的兒子,詹諒福的善慧,真是愧對我的兒子,在世時我兒,對我時常好言相勸,修善積福,我卻都不理會,一意孤行,迷戀自我行為,更是慾望心過重,耳輕聽信她人言,進而誤會我兒諒福,百般言語相激,想到這,真的慚愧。

活佛:修士今已列位十餘期,對靈修院的每一課程,有何不解處,或有在靈修期間,受到什麼樣的干擾嗎?

修士詹:修行言易甚難,如船近岸易受波浪拍打,搖搖晃晃,智如不定,靈易受擾,此擾甚多廣泛,非只陽世親人每一念頭,還有自身累劫已來,種種業識作弄干擾,習練法門初期,難懂更難通達,諸佛菩薩慈悲加被,諄諄教誨,給予時間與信心,故尚能得些許寸進。

活佛:修士靈修期間,可有修証何法門?

修士詹:說法有所得,實無一法可得,殊妙教導文詞書畫、神通感應、醫理妙法皆得獲益,唯末期進入証道考核,研經最乘,甚難突破,還請活佛加被指點一、二。

活佛:有機會、有機會,修士在今日訪談機緣,有何想對陽世親人,作訓勉的話嗎?

修士詹:於此特別對我兒諒福,作數語勉勵,也借機向我兒懺悔。一生勞碌為何因,一切因緣作塵了,世間一切無究竟,早修慧命是最終,我兒道修加緊腳步,自勵克勤養信心,待吾証道緣機示現,感念孝心言作訓。

活佛:修士潛修功績深厚,寄望証道封爵,大願代天宣化,普及十方法界眾生。徒兒化筆快過來,您在那媗斥g聞法,也受益良多了,回堂後再自我研悟吧。快向修士拜別。

化筆:弟子在此,恭向詹修士拜別。

……

活佛:可,今夜訪遊到此,化筆靈投體,吾退。

眾鸞生:恭送恩師聖駕。

回本頁頁首


南屏濟公活佛 登台  

102年12月17日癸巳年 十一月十五日

著書:第十九回 再訪靈修院內院訪談修士(二)

活佛:可,賜符化飲。化筆靈體出竅。

化筆:弟子參見師尊,弟子向師尊上稟所祈,不知師尊可否知曉?

活佛:哈哈哈,徒兒是想試探,吾的靈通力嗎?亦或是要吾再,示現一下神通力?所稟事吾全明悉,徒兒用心也知堂中,王賢生的用心,故當鑑納安排作示,徒兒可張大慧眼,觀看堂中賢生各個靈光。

化筆:經師尊的加被弟子眼前一現,此景不就是堂堛煽熄H嗎?

活佛:沒錯,徒兒所見確為堂中,堂生護持效勞景象,這示現徒兒可有看到,堂中賢生的靈光各有不一。

化筆:是啊!怎麼差別那麼大,而這些差別在哪堙H可否恭請師尊,能不能詳加作解?

活佛:好吧!吾就簡略的說明,以使堂生能明徹,而自我精進,徒兒可從觀看,堂生靈光的差別提問,吾為汝解述。

化筆:那敢問弟子看到,堂中溫師兄的靈光,好像顯白色,但又有一些忽明忽暗光澤,這是代表什麼意思?

活佛:溫賢生善智聰達,但就差在心所不定,較易受些許誘惑,迷失善智,這需要自身淨化,眼見假相誘惑,不迷不貪取,才可達到靈光純淨。

化筆:那朱師兄的靈光所現,怎會是參雜數種不同的光澤,好像是有點灰暗,不像白光,又不像粉光,弟子倒迷惑了,請師尊作解。

活佛:朱賢生目前,乃有災星壓頂,靈光蒙蔽,逢業力牽纏所致,而這種情形是要,朱賢生更費心加把勁,平時多誦經持咒,以消弭業力牽掣,更可蒙受佛光普照,除厄避劫。

化筆:那朱師兄的靈光,是屬什麼顏色,怎那麼難猜,是灰是粉呢?

活佛:無何灰粉之別,乃應業力所纏,智光受制,靈光則顯灰白色。

化筆:另外的師兄師姐,可否也請師尊作解述?

活佛:著書要緊,待下回吾再作詳細解說。

化筆:感恩師尊。

活佛:徒兒今夜訪遊要與堂上,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齊同前往靈修院訪談。

化筆:咦!那弟子為何沒看見菩薩呢?

活佛:哈哈,徒兒只顧觀看堂中,各個堂生靈光,卻忘了菩薩剛剛與吾作禮,先行前往靈修院了。

化筆:那真的失禮了,還請菩薩不要加罪才好。

活佛:不打緊,快隨吾上蓮台,前往靈修院內院作訪談。

化筆:請問師尊,今日訪遊,要到哪一廳作訪?

活佛:今日訪遊靈修士,乃修期將屆滿,故今往內院,聞法廳作訪。

化筆:聞法廳是不是,聽聞經典法義之廳?

活佛:今日修士乃在聞法廳,接受地藏王菩薩,說法講解經論。

化筆:弟子明白。

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恭迎活佛,吾在此與修士恭候多時,請活佛入廳側左廂房。

活佛:請菩薩帶路。

(一行四人往左側廂房而去)

化筆:嘩!這廂房可真不同,四面牆都有經文咒語,抬頭一望上面,頂部好多的圖案,真的好莊嚴。

活佛:徒兒又在那堿膍s,快過來。

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吾今日能隨著書來到靈修院,緣機殊勝,心是感恩。

活佛:菩薩慈悲,念悉蒼生,大願普濟,世間人皆能感應菩薩悲心。

今日訪談修士,好像與菩薩塵世有段因緣。

菩薩:是啊!雖各隨因果,結下此段因緣,但塵緣終還是要走到盡頭,能有緣機再相會,自是加被與鼓勵。

活佛:那好,請問修士姓名何稱呼?

修士陳郭砧:修士本人名為陳郭砧,乃是蒙受陽世好女婿,孝願拔渡,進入靈修院潛修功果。

活佛:修士您可有何想與菩薩談談。

陳修士:菩薩悲願,塵緣育得孝子,更是善根智明,早修大道,家中子女,更能進入聖門修行,此是菩薩慈心所感。

菩薩:修士能不棄愚育子親,媒嫁女兒成緣,此也是修士之厚愛,愚子怎有何棄嫌,還望修士能在証道後加被。

修士:不敢當,能蒙今日潛修,受諸佛菩薩教習,功績雖未能晉添,但已知足感恩了。

活佛:修士於世,應為求道之人,功績也應不在言下,為何未直達脫離之境,而需再由潛修累果。

修士:對此,我要在此作一明白的解說,因為這個問題,對塵世間所有求道者很重要。求道明師一指,雖是天堂掛號,地府抽丁,但此是註籍皈依,如果只是求道而不修,那不實踐落實修行,與世俗人還是一樣,靈心迷惑,行為舉止不能端正,執迷,終還是不能直超出離。我自身雖是求道,但還是執著,塵間親情牽掛,放不下,憂慮掛礙,功行難俱備。言之於此,寄希世間修道人,不可認為求道就不用修行,就能脫離輪迴,這種想法之人,可就大錯特錯。

菩薩:修士說得好,此是直指之話,有待世間每一位修行人,參悟覺悟。

活佛:修士潛修已近末期,提報證道考核時機,列証果品普渡蒼生,大任有勞費心。

修士:上天慈憫,大開普渡,萬宗齊放,旨在指引,大道修真,我當盡諸佛菩薩大願力,齊化世間有情。

活佛:很好,很好,那今夜訪談到此,修士您與菩薩還有事談,吾不加作打擾,徒兒快隨吾回堂去。

……

活佛:可,今夜訪遊到此,化筆靈投體,吾退。

眾鸞生:恭送恩師聖駕。

回本頁頁首


南屏濟公活佛  登台    

102年12月24日癸巳年 十一月廿二日

著書:第二十回 再訪遊靈修院內院訪談靈修士(三)

活佛:可,賜符化飲。化筆靈體出竅。

化筆:參見師尊,今再與師尊,齊遊靈修院,甚是高興,見修士都將潛修屆滿,參加証道考核,真替他們歡喜。

活佛:徒兒應明上蒼慈悲,菩薩大願設立,金闕御綬靈修院,旨在接引眾生,借由潛修功果,証列仙班果位,免於輪迴。蓋保舉靈修院,殊勝法門,是應末法三曹普渡收圓,奈世間人,大都認假為真,不知修福慧,不知晉內果,導致再再,輪迴不息,難以回歸本位,實為嘆息。

化筆:師尊言的是,世人往往迷失眼見,以為眼見是真,熟不知,萬相必竟空,無一可得,無一是真,唯是靈性本如才是原來。

活佛:萬相皆是由一個因、一個緣和合所成,故如不植造善的因、善的緣,終定淪落,諸般幻境。好的,化筆到吾身旁,吾今再為堂中賢生,靈光差異顯露,作略解述。徒兒可觀爾孫,林善德靈光顯露,一絲絲的灰氣,這個現象乃其本身,承受業力果報,故身體在今生自難平順,而在靈光中,還有些許粉色,這代表著,略染淫色之氣息。

化筆:如師尊所言,那靈光若有帶粉色,是不是就與色慾相關連?

活佛:沒錯,此為如桃花粉色一樣,較多慾妄,桃花。

化筆:弟子的孫子,其身原本就有一些傷創,這是果報承受是嗎?那有沒有得解?

活佛:果報承受為定數,亦也是定業,要轉化需大宏願,克勤努力方能使承受果報,達到重業輕報,完全轉化成不受果報牽掣,此是不可能之事,所謂前世因,今生受。

化筆:如此弟子明白,敢問師尊,弟子看到孫姪女的靈光,好像略有一股朦朦氣罩著,這是什麼狀況?

活佛:孫姪女的靈光顯露,為易迷失,眼見、心想,皆易背離正確思維,這就好像時下的年輕人,都是好玩,不知珍惜當下一樣。

化筆:那孫姪女的靈光,有略灰白是有何業障嗎?

活佛:非也,此為雖有進入道場護持效勞,但只在結善緣而已,智根靈力未通達,因此還是懵懵懂懂,似懂亦不懂的過程,雖是如此,但徒兒應有看到,堂中整個上方有一道光照著,這是佛力加被,普照護持效勞者,以啟智光,也除災避劫,爾堂主席與諸佛菩薩皆加持,這也是一種鼓勵。

化筆:這麼說來,只要是,來堂中護持效勞生,都有蒙受,法沐加被是嗎?

活佛:一點都沒錯,徒兒今日略述靈光至此,隨吾上蓮台前往靈修院。

化筆:師尊,今日訪遊到內院,哪一廳作訪談?

活佛:書著至此,乃已進入內院訪談,將接受証道考核靈修士,因此都是往研經聞法,誦經講課的地方作訪談,今夜吾帶領徒兒到,講經廳訪談。

化筆:弟子耳聞,一道道講經的聲音,從正前方這一大廳傳來,不知是哪位佛菩薩在說法?

活佛:今日訪遊正巧逢遇,普賢菩薩講經說法。

化筆:真的哦!那弟子可否也聽經聞法一下。

活佛:徒兒可在旁側聽經聞法,但不可騷擾到上課。

化筆:弟子明白。

(一溜煙化筆已跑走)

活佛:敢請監考司帶領,今日書著訪談修士。

監考司:恭請活佛隨吾至旁廂房,訪談修士,已在此恭候。

活佛:有勞。

靈修士邱進財:恭向濟公活佛拜安。

活佛:不用多禮,今日授命著書,前來作訪談,還請修士能盡力配合書著。

修士邱:哪敢,我能有今日潛修,除了感謝我的孫子,健銘外,更要感謝,諸佛菩薩垂慈教化。

活佛:好說,好說。修士也是憑精進,才能有所覺悟,修士能入靈修院潛修,是逢何緣機可否一說。

修士邱:我是一個草根性的人,在世時雖無做大惡,但也較無修內涵,土生土長,言語略沒收歛,因此植甚多的怨緣,而在世不懂得,聞法修身,積善造福,故罪業深重,歸空難以超脫,直落幽冥,還好我的孫子邱建銘,與豐原懿敕賢義堂,結下深厚善緣,一直衛道護法,明善修身,大願造功,呈疏保舉我出苦,列位靈修院,潛修功果,能有此幸,也是關恩師慈悲擔當,地藏古佛大願,我才能順利進入靈修院,潛修功果。

活佛:汝將於近期,參加証道考核,在參加考核之際,有什麼感想,與有什麼想借由書著,共勉世人。

修士邱:世間紅塵非竟究,此身皮囊一壞,萬般帶不走,唯有業隨身,是以,善業、惡業世人要帶哪項走?主決權皆落在,每一個人手上,所謂命運是掌握在自己,命終去處,一樣掌握在自己啊。願在此機緣,勉勵世間人,莫迷迷茫茫的過日子,要知生命都在無常中滅空,如不當下好好把道修,一命呼了難回天。

活佛:修士數言雖非深奧,但句句明指,也希世間人,在聞閱寶書有所覺悟。化筆快回來。

化筆:對不起,一時聽聞法音,忘了訪談時間已到,真不好意思。

活佛:今日訪遊到此,徒兒隨吾回堂。

……

活佛:可,今夜訪遊到此,化筆靈投體,吾退。

眾鸞生:恭送恩師聖駕。

 回本頁頁首  


南屏濟公活佛 登台

103年1月7日癸巳年 十二月初七

著書:第二十一回 訪遊神爵晉升縮減考核考場

活佛:可,賜符化飲。化筆靈體出竅。

化筆:拜見師尊,弟子在此祈求師尊,能在甲午年,新的一年中,加被堂中師兄姐們,以助道程精進,身泰無災無難。

活佛:徒兒虔心仁德不失,還記得照顧師兄姐們,此心吾鑑納,當予加被佑護。好吧,今夜暫不再開示靈光問題,趕緊隨吾上蓮台,前往靈修院參訪。

化筆:師尊是不是有什麼急事,為何今夜那麼的急趕呢?

活佛:徒兒應知癸巳年歲末最終一期,証道考核將至,而神爵晉升縮減考核也在急,因此逢此緣機,當要前往考場參訪。

化筆:真的,那真好。弟子可看一看,考場是怎麼樣考試的。

活佛:考核之日未到,徒兒要看誰考試呢?

化筆:啊!那怎辦,就這樣失去了,這麼好的機會。

活佛:今日訪遊,徒兒到了考場有何疑問,可向監考主秘請益。

化筆:這樣哦!那快一點,弟子等不及了。

活佛:哈哈,隨吾前往靈修院。

化筆:師尊啊,不知考場在哪堙H為何一直帶領徒兒,往閣樓上走。

活佛:今日參訪神爵晉升,縮減考核考場,在內院第七層閣樓。

化筆:那麼高,不知有沒有電梯可坐,弟子太胖了,恐走不動啊!

活佛:徒兒真是愛作怪,你是一個靈體,怎會有太胖負擔問題呢?

化筆:對哦!我都忘了,還以為在人世間的我,真不好意思。

活佛:好了,考場已到,快隨吾進入考場。

化筆:嘩!這個考場金碧輝煌,好壯觀。

金闕御綬靈修院監考主秘:恭迎活佛聖駕,今日的到來,是靈修院考場的榮焉。

活佛:主秘道尊言重了,您老還能揹負起,靈修院監考主秘,實辛苦了。吾今與愚徒化筆,為寶書訪遊傳真來參訪,還希您老能多給予愚徒指點開解。

化筆:弟子化筆在此,恭拜主秘恩師。

主秘:免禮,化筆今能隨爾師尊,來到靈修院考場,乃是奉旨著書,傳真靈修院,每一所見之實境,天命不可違,劉生對考場所見,有何疑問可盡管說。

化筆:弟子對靈修院考場,有一些不是很瞭解,是否恭請主秘恩師,詳加講解。

主秘:凡靈修士列位靈修期間,每隔一年就有一次,晉升,縮減,考核。再來就是靈修期滿,提報証道考核,此兩大考試,皆是印証靈修士,潛修功果一環,在晉升考核,若未達証覺,那就必需加強,所欠缺之處。今日劉生所見考場,為神爵晉升,縮減,考核考場。

化筆:弟子對此考場,有一些想請益處,恭請主秘恩師,能為弟子開示。

主秘:劉生可將所見一切疑惑提問。

化筆:敢請主秘恩師,考場前端,有 一兩 層似講台,又像是觀坐處,不知這是何作用?

主秘:劉生眼見前端,居高第二層中間位子,為院主地藏王菩薩,之觀考坐席,另兩旁皆是每一位教導師,觀考坐席。

化筆:敢請問弟子算了算,坐席好像有四十九個位子,據第子所悉,靈修院教導師,不是有一百零八位,那其他的師尊們,又怎沒在觀考坐席呢?

主秘:考場為提報準考生,當皆依已修功課,做總結考核,其他的教導師,尚還需教導其他未進入,提報考核修士。

化筆:對哦,如其他教導師全數在這裡,那其他修士怎麼辦?不好意思,一時忘了,弟子再敢問,主秘恩師,考場的桌椅,分隔有大約 三公尺 ,這是不是要避開修士作弊。

主秘:怎有作弊此問題發生,在靈修院,非同世間一般學校考試,作弊則無此掛慮,所見每個考試桌椅,何以要如此分開?乃是每一位靈修士,接受教導師提出考題都不同,而在每一位教導師出題後,修士需明確無誤,將考題作答,汝可往左右看,每一排桌椅,最邊皆有一大座,此就是考生在考核時,巡視觀考,教化師巡視座。

化筆:教化師?不知是專為修士,作何教導的?

主秘:教化師,乃是考生無法通過考核問題,此就必需由教化師,再為其指導。

化筆:弟子懂了,那弟子還有問題請教,敢問古佛地藏王菩薩觀考,是要把關是嗎?

主秘:非也,院主慈悲,特關心修士考核,因此每一期考核,都必主坐觀考,待考生考後案卷,都必需由院主親閱批文考績,以作証覺考核,晉升,縮減,評定。

化筆:古佛辛苦,大慈大悲啊。

活佛:徒兒還有哪堣ㄡM楚。

化筆:弟子只是沒能親看見提報考生,現場考核情形有點遺憾。

活佛:徒兒要知修士考核,甚為殊勝莊嚴,徒兒也只能在考場外觀看,亦不能吵到修士考試,無法進入考場訪問,如此與今直接進入考場,徒兒又要選擇何呢?

化筆:弟子知錯,能蒙師尊成全,來到靈修院印証實境,已是三生有幸了,感謝天恩,感謝師尊。

活佛:那好,今夜就訪遊到此,徒兒隨吾回堂。

化筆:弟子在此拜謝主秘恩師(雙手合十拱禮)

……

活佛:可,今夜訪遊到此,化筆靈投體,吾退。

眾鸞生:恭送恩師聖駕。

回本頁頁首  


回修行綱繹大解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