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闕御綬靈修院訪遊傳真

第二十二回

第二十三回

第二十四回

第二十五回

第二十六回

南屏濟公活佛 登台    

103年1月14日癸巳年 十二月十四日

著書:第二十二回 訪遊証道考核考場

活佛:可,賜符化飲。化筆靈體出竅。

化筆:參見師尊,悉知今夜將訪遊,証道考核考場,心情特別愉悅,但又知不能親自在考場上,與考場考生參訪,覺得有點失望。

活佛:徒兒不要氣餒,能親自見証靈修院始末,從超拔保舉列位靈修院至,証道考核功成果就,此已是圓滿示現,徒兒應感天恩浩大。

化筆:這是當然,上天慈悲,不忍蒼生苦,更不忍眾生輪迴在這六道之中,甚至於墜落三途苦,諸佛菩薩慈心,順應因緣點化,世間眾生能,早修善道功積果就,弟子心能體會。

活佛:非常好,徒兒能明瞭天恩慈憫,好,那隨吾上蓮台,前往靈修院。

化筆:敢問師尊,証道考核考場,是在靈修院哪堙H是不是也是在,上閣樓第七層?

活佛:非也,乃在第九層,証道考核大廳,徒兒可看前面這一大廳,就是証道考場。

化筆:這是大廳嗎?怎看起來就像一個大宮殿,好雄偉,左右有兩個騎樓,直通大廳兩旁,好像有好幾個桌子,這是什麼用途?

活佛:考場外兩側,乃是參加証道考核,靈修士驗証處,整體來說是提報考核,考生認証處,與修士繳交,証道考核考試奏呈。

化筆:怎麼這麼麻煩,不是向人世間考試這樣哦!

活佛:世間學子考試,是不能與証道考核靈修士考試相提並論,此定大不同,徒兒隨吾進大廳吧!

監考主秘:再次逢緣相會,恭接來遲,活佛莫怪罪。

活佛:道尊言重了,今日興逢証道考核將至之時,能帶愚徒再次訪遊証道考核考場,為書著赴命,還希主秘能帶領,參觀廳內考場實景。

主秘:這當然,請隨吾進考場。(一行三人進入考場)

活佛:徒兒今站處就是考場大廳,有何要向主秘請益嗎?

化筆:弟子剛剛隨兩位師尊帶領進入考場,兩側有好多,身著官服的人在忙著,又一再向師尊拜禮,弟子隨在身後,一直感到不知所措,不知是要回禮,還是要怎樣做。

活佛:徒兒應依禮恭敬才是,怎可在那媯o呆,真是沒禮貌。

化筆:對不起,師尊啊!弟子想了解,這些忙碌官人是做什麼的?又要怎麼稱呼?

活佛:徒兒可恭請主秘,為汝開解疑惑。

監考主秘:化筆劉生可將所見不解地方說出,吾為汝講解。

化筆:弟子在此感謝主秘恩師,剛剛弟子提及所見這些忙碌,身著官服不知是什麼人?怎稱呼?

主秘:証道考核,將在今夜子時開始,分有三大梯次考核,因此在這考場,都需先行準備,所見身著官服,皆是靈修院中的職教官,專屬於每一場,晉升,縮減,考核準備工作,與証道考核考場準備工作,神司隸屬昊天點派神司。

化筆:那也太多人了吧,弟子看了看至少也有三、四十人。

主秘:欽點派命神司,不只在考場上佈置,尚有其他工作需去辦理,因此需要如此多。

化筆:弟子明白,那前方大廳門,進入口兩側,怎麼有好多個佛幡,此是什麼用途?

主秘:佛幡?劉生再看清楚一點,應不只如汝所言。

化筆:真的耶!弟子可能是一見到了幡,就以為是佛幡,經恩師指點看清楚了,好像有不同的字,儒道釋三種旗幟,這不知是何用途?

主秘:三教同齊教化,靈修院靈修士教旨,各依法幡被蔭加持,三教課題列入証道考核,修士考試教題,在証道考核之際,三教教主與地藏王菩薩,齊為証道考核靈修士,觀坐驗考,考生考試,等待考試後,做考生功居,論議証覺評分。劉生回頭往後看,所見大廳正堂,與前訪遊,晉升,縮減,考核考場,有何不同之處。

化筆:弟子只見前面上方,有四大座椅,而下方相對,也有八個座椅,不同的是只見每一個座椅,與前訪遊考場大不同。今所見好像類似,龍頭椅樣子,大堂上方,又見好多好多一道道光束,直照整個大堂。另外兩側又有好多,看似神將,或是不知怎稱呼的神司,站立在那堙C

主秘:証道考核三曹共鑑,龍天護法自臨護法,劉生所見為龍天護法。另外所見前堂八個坐位,為証道考核四大課目,各有兩位主職教導師,參與証道考核,考生考試觀考。

化筆:請問主秘恩師,証道考核分梯三次,這是怎麼回事,弟子不明白?

主秘:証道考核,是非常謹慎,莊嚴神聖,各依靈修院院主地藏王菩薩,先行提考第一考題,再分三大題考,由儒道釋三教主提考。

化筆:這麼繁複,不知靈修士,能不能順利通過?

主秘:靈修士於証道考核之際,皆需要自定靈神不慌亂,自能証悟順利通過。

化筆:靈修士就要証道考核了,怎還會慌亂呢?

主秘:多少有識執所擾,亦與冥福不聚,受制業力,故等等因素,皆易影響靈修士,証道考核。

化筆:那怎麼辦?有沒有辦法可以幫助靈修士順利通過考核?

主秘:修士在証道考核之際,陽世造功超拔保舉善眾,可盡造功迴向,助力釋減業力牽掣,亦可增加冥福被蔭。

化筆:那執識可不可以造功迴向?

主秘:此是需靠靈修士自身潛修精進,才能完全淨化,非是可用方便法迴向。

化筆:弟子明白了。

主秘:劉生化筆,可還有其他問題不解之處?

化筆:弟子已明白,見各神司都如此忙碌,弟子又不能幫忙什麼,真是慚愧。

主秘:劉生為道務奉獻,用心用命,代天宣化,已是盡責任,莫有自責。

活佛:道尊言的是,聖業尚需努力,徒兒應更自勵自強才對。今夜是癸巳年著書最終一回訪遊,道尊珍重,待甲午年開筆後再續,吾於今夜訪遊後將回天述職,繳交癸巳年書著呈表,奏呈金闕,在此暫拜別主秘道尊,徒兒隨吾回堂。

化筆:弟子拜別主秘恩師。(拱手作揖)

……

活佛:堂已到,化筆靈投體,可,吾退。

眾鸞生:恭送恩師聖駕。

回本頁頁首


南屏濟公活佛 登台  

103年2月18日甲午年 正月十九日

著書:第二十三回 講述堂生靈光,解繹改善方法

活佛:可,賜符化飲。化筆靈體出竅。

化筆:甲午年書著開始。再與師尊相見,萬般感傷,先行拜見師尊。

活佛:徒兒思念情深,吾能體會,但要知,天下無不散的宴席,吾只是暫回天繳旨,徒兒就不要再感傷了。

化筆:感謝師尊疼愛,弟子定自勵而珍惜,以不負師恩。

活佛:今夜書著,暫不前往靈修院,徒兒隨吾上蓮台。

化筆:師尊,弟子眼見,可是堂中排班師兄姐?

活佛:沒錯,今夜吾就將堂中賢生,各個靈光顯現作解,以輔堂中賢生,道修精進成就。

化筆:師尊,您口中唸唸有詞,是在唸何咒語是嗎?

活佛:是的,吾先行持咒,開啟堂生各個靈光,以作詳解。徒兒過來吾身邊,吾為徒兒一一詳解。

化筆:師兄不要再那婸☆雂F,這樣有點失禮哦!

活佛:聖門教化禮儀甚重要,此需各個修行人自我安守好。徒兒對堂生靈光有何看法。

化筆:弟子看了看,好像有好幾個師兄姐,有靈光顯露白灰色,如興筆劉生之女兒還有弟子的孫姪女、張小師妹等都顯白灰色,這種靈光是如何解釋,弟子不懂,還請師尊開解。

活佛:以上所見靈光,雖是白灰色,但非是有何重業牽纏,或自我放逸不惜不懂修善,乃在於塵業重,又在於功名晉取,無暇聞法修身,靈光較受制塵障蔽之。

化筆:師尊,弟子所看到的師兄姐,其中有興筆劉生,靈光顯露灰黃,此靈光中好像有一個勳章,這個好特別,是因為興筆,職命警界之關嗎?

活佛:沒錯,興筆在人世間,乃公法職命,自有欽派龍天護法,此章為金闕帝派之章,龍天護法依此玉章,保護人間職法之人。

化筆:瞭解,那弟子見王大師兄萬利前賢,靈光真的很不一樣,要怎麼說呢?師尊啊!弟子是否眼花了,王大師兄的靈光,雖是有點金黃色,但是又有,好幾種的朦朦雜色,敢請師尊解繹。

活佛:王賢生修程,功居甚俱,雖是修行年資久,但是有些許,守戒規未達,另有其後修精進未備,受制塵障所擾,故而靈光現顯朦朧雜色,此皆因受制之力與欠缺之處,才使原本可達,淺金黃色參雜而難光陀。

化筆:弟子的尊姐,靈光好像有點黃灰,這是何解?

活佛:尊姐自幼就虔心,供拜諸聖菩薩仙神等,但因善行恭敬,略失真義,殺生過重,靈光遭業力牽掣。另外塵業負擔過重,諸有植入心識,不平之結,以上等等自形成灰色!

化筆:堂生王師姐仁祺,靈光較有淺淡顯露白色,此之光環有些淺,請問此何解?

活佛:王賢生雖是淺白色,但並無參雜其它色澤,只差在其本身的果報糾纏,影響了智光與靈光,對此需加倍精進,以使靈光漸近純白之境。

化筆:弟子之賢內助,靈光好像有點淺黃,又覺得有帶點淡灰,敢請師尊作解。

活佛:饒賢生之靈光,比起以前已可說有進步了,本為深灰黃,今能淺黃帶灰,已減少了甚多塵障,此還需再努力精進,以卻除淨化。

化筆:弟子看到堂中尊長師姐,宋媽媽的靈光,可說已有白淨之色,就差在光芒略微薄,這是何解?

活佛:宋賢生本身,心境無貪無攀無染,此可說靈光助力,但差在身受果報所累,耗及靈神靈光,此可由自勵精進來輔不足。

化筆:林師兄的靈光,顯白帶黃色,此是何解?

活佛:林賢生靈光,本是有退色,能再契機修持,自加強了靈光,但未達純白或黃,乃還有塵業影響,此要再自勵更精進,以轉化改善。

化筆:那周師姐的靈光,好像有點白灰色,此要何說,敢請開解?

活佛:周賢生靈光,本較為顯黑,能漸淡化帶有白色,已是其已蒙善法教化,啟迪智光靈光,自由聞法修善轉化,但還是多有自身業報,與塵業糾纏,需更努力精進,扭轉改善。

化筆:李王妃師姐,靈光有顯露白帶點紅,此何解?

活佛:李賢生的靈光,顯露白色是有進步,本為桃紅與灰,能淨化到顯露漸白,此已可說,蒙法教化開悟,但是還有塵業,與自身業報承受影響,需自勵精進轉化。

化筆:弟子對堂中師兄姐的靈光,各種顏色有好奇與疑問,想請問師尊開解。如王大師兄的靈光,是不是有達到,某一個境界?

活佛:道基深厚,是有累積智光靈光,基礎根基,然要到達仙神般的境界,可就要王賢生再下功夫,今可為算是次級智者。

化筆:如此說來,本堂中靈光最好的,好像沒幾個,那該怎麼辦?

活佛:徒兒可能忘卻了一件事,那就是,靈光是隨時在變化的,不是進則是退,端在修行人,自勵精進最為重要。此好比一個環境,如不自我打理,那環境自一天一天髒亂,而如知時時打理環境,那此環境,定是永遠都乾淨無染。

修行人,大多易受制在塵障種種,心有一動其念,才是形成靈光進或退原由。再則如能從各種境景中,逆境不受擾,不受困,覺悟而清淨,此者修行智光靈光,定是超俗,入賢入聖之境界了。賢生等對自我靈光如何,應反照自性,亦說自性,是無性之攀著,能體悟到這等,定能不受諸相境界困擾。可,今夜吾將堂中賢生等靈光作淺解,也勉賢生自我修行,自身勤努力,不可自我過度放逸。可,化筆靈投體,可吾退。

眾鸞生:恭送恩師聖駕。

回本頁頁首


南屏濟公活佛  登台    

103年3月4日甲午年 二月初四

著書:第二十四回 訪談証道靈修士

活佛:可,賜符化飲。化筆靈體出竅。

化筆:恭拜師尊。

活佛:徒兒,今夜吾將帶領,訪遊觀音淨土,訪談証道修士。茲淨土殊勝莊嚴,徒兒可不能過度好玩。

化筆:要到淨土,那弟子是不是能夠得到什麼的法寶,或是什麼樣的加持?

活佛:徒兒莫只想到這些問題,任務為重,怎能有這些想法。

化筆:弟子明白,真對不起。

活佛:隨吾上蓮台前往南方吧!

化筆:師尊,今夜去處不是直上,好像經過南天門後,就直往南方向走,是要到觀音淨土是嗎?

活佛:沒錯,徒兒有沒看到,前方有一道彩霞。

化筆:真的耶,一道彩霞,好長好寬,看起來有六道顏色,這個景象如似電影中,要進入宇宙前,經過各種景象一樣,真奇妙。

活佛:徒兒隨吾進入超時空間。

化筆:弟子從來沒聽過,什麼超時空間?這是如何解說,敢請師尊解惑。

活佛:凡超脫三界,謂之超時空間,不被三界所縛,進入此空間,才能到達各天淨土,觀音淨土。

化筆:嘩!一道道的光束,從旁而過,好快好快,又有好多的景象,不是在人世間可看得到,真的很玄妙,不知進入了什麼樣的地方。

活佛:徒兒,前方那一道金光大道,就是觀音淨土,快隨吾上前。

觀音淨土散財童子、龍女:恭迎濟公活佛大駕光臨,吾等恭授主命來此恭接,恭請活佛,隨吾等入紫竹林。

(一行四人往內走去)

化筆:師尊,弟子一路走來,看到好多奇花異草,怎都感覺在向我行禮,連看到樹上的小鳥,也竟然會拱手作揖,師尊啊,弟子有沒有眼花了?

活佛:徒兒莫怪奇,此都是真實的,凡所有淨土中花草、動物,皆已薰習法音久遠,要說修行,可能已數百千年了,故對所見一切不必懷疑。

散財童子:恭請活佛隨吾等至內閣。

化筆:嘩!這堣@個大宮殿好雄偉、好壯觀,整個看起來都是瑪瑙、琉璃、翡翠、珍珠,地上都是金子鋪的吧!師尊,弟子真不敢相信今日所見,真的淨土有這樣,要不是今日隨師尊來此,可能弟子數十輩子也無法知道。

活佛:淨土非俗境,是無染著,故所見皆是千真萬確的。

觀世音菩薩:恭迎活佛來到,童子、龍女快備茶。

活佛:菩薩慈悲度化蒼生,聞聲救苦,功高位居,今日吾為著書,帶領愚徒前來參訪証道修士,還請菩薩周全,以使書著功成。

菩薩:吾已安排証道修士慈容菩薩,於蓮亭等候,龍女稍候帶路引進。

龍女:徒弟接命恭請活佛,隨吾前往蓮亭。

活佛:書著為要,暫別菩薩,請留步。

化筆:這媥膉驤ㄛO蓮花池,走了好多曲橋,見池中一大亭,亭中見有一慈顏老婦,不知是何人?

龍女:活佛今夜為書著來參訪,菩薩快迎接。

慈容菩薩(詹汪姜):恭接活佛聖駕。

活佛:吾乃奉旨著作「金闕御綬靈修院訪遊傳真」一書前來,因靈修院訪遊全程已盡末終,尚未訪談証道修士,為使世間人瞭解,修士証道後情形,特安排此訪程,還請菩薩,共協書著功成。

慈容菩薩:吾當盡所本份。

活佛:菩薩証道淨土相應為何?

慈容菩薩:過去生佛門修行,觀音法門,又能在受保舉靈修,科期考核,科級皆得八十級,相繼過去生法緣,功居修成,列証淨土。

活佛:如此說來,菩薩在靈修院靈修期間,每一科期考核,都能高才晉級是嗎?

菩薩:靈修院每一科期考核,皆有分等級,有四大課題,九大習題,而九大習題,皆為佛門經典,若在前四大考題,考核有進入五級,就能上至天界,如九大習題,能進入每科期晉級九級,可証入淨土。

活佛:菩薩証道至今,在淨土中有何派任?

菩薩:吾每天需到經閣,整理經典,另備各精進潛修,菩薩、羅漢、仙真、仙姑、仙女、童子等等,研經準備工作。

活佛:菩薩証道至今,有無探視過陽世子孫?

菩薩:緣生緣滅,探視於剛証道之際有之。

活佛:菩薩有無借此緣機想對世眾開解之話。

菩薩:世間無止盡,糾纏無邊緣,六道難根斷,性命無覺醒,世間人,都是在假相中度日,從未用心眼看世間,願世間人早覺醒,勤把慧命來修成。

活佛:修行全憑,一心用功夫,世間人心無清淨,如何見淨土。今夜能與菩薩訪談,也希借由此一訪遊實境傳真,讓世間人明白,能夠覺悟,同登彼岸。

菩薩:吾之期願。

活佛:今夜訪遊到此,徒兒快向菩薩拜別。

化筆:弟子恭向菩薩拜禮告別。

活佛:可,隨吾回堂。

……

活佛:堂已到,化筆靈投體,可,吾退。

眾鸞生:恭送恩師聖駕。

回本頁頁首  


南屏濟公活佛 登台

103年3月4日甲午年 二月初四

著書:第二十五回 訪談証道靈修士(二)

活佛:可,賜符化飲。化筆靈體出竅。

化筆:弟子參見師尊,前回訪遊觀音淨土中,弟子有看見,觀音淨土中,一切花草與飛禽走獸,皆不同凡世間的一切境相,此不知是否在淨土中,所有一切皆如此?

活佛:凡淨土中所見,不論花草或靈鳥、靈獸,皆已聞法久遠,亦修行功夫都比世俗中修行人高,故不能與世俗相提並論,往後幾回訪談,徒兒皆能再見淨土殊勝莊嚴。好了,隨吾上蓮台,今夜將至彌陀淨土,訪談証道靈修士。

化筆:師尊啊!今日從南天門入門後,就一直往西方向走,這是否要去西方,阿彌陀佛淨土?

活佛:沒錯,前方有個光環旋渦狀,乃是直通西方淨土,必經之路。

化筆:弟子有一事請益,在塵間有人說,要到各個淨土,是要出地球大氣層才能到達,此不知是否對?

活佛:俗世所道天界,為大氣層之內,而出大氣層,無邊無盡虛空,則是通往各淨土,此說是有些許可融通處,故對此說也非,完全不正確或完全正確。如要直進淨土,那也必需塵世間人,真正能放得下,不執假境,如有一點執著,則難至淨土,修行功績德晉重要,而覺悟能捨更是重要,世間人皆認假為真,要放下捨得塵境,說是容易,真正做到難上難。徒兒看前方,一道毫光照向這方向,此乃佛菩薩,放光接引毫光,進入此道光,就是彌陀淨土了。徒兒要注意禮節,不可讓為師失顏,隨吾進入。

化筆:師尊,弟子眼前所看到,真的難以形容,好多好多佛菩薩啊!快行禮。

活佛:徒兒明禮,恭敬就對了。彌陀淨土,是諸佛菩薩,時來聽聞佛陀說法之地,此景皆無所疑。

釋迦牟尼佛:活佛親臨,淨土大放光彩,今吾接命普化寶書開著,訪談証道靈修士,吾為普化旨命,特安排訪談修士,恭請隨吾入殿。

活佛:我佛慈悲,寶書問世,旨在普化世間有情,指引明燈,覺悟修行,以圓慧命。帶領劣徒到淨土參訪,為負旨命,恭請我佛大願悲憫,接納世間有情,眾生早歸淨土。

釋迦牟尼佛:蒼生佛性未滅,淨土永放光接引。

活佛:感謝佛恩。

釋迦牟尼佛:書著訪談証道靈修士,已在前庭恭候,活佛可上前作訪。

証道修士無盡願尊者(彭乾忠):恭迎活佛蒞臨,吾有禮恭迎。

活佛:吾為寶書「金闕御綬靈修院訪遊傳真」前來,想借寶書訪談,將証道靈修士証道後續,作明白實境闡示,以使世間人更明瞭,靈修院保舉靈修之殊勝可貴。

尊者:末法時期,萬法齊發,為渡眾生,諸佛菩薩慈悲頻頻示現,旨在讓世間有情眾生,早日覺悟,修真回歸。奈塵間萬相,迷惑人眼人心,導致世人眼迷心迷,認假為真,難以了脫輪迴。吾幸有塵世之內人,佛緣俱備,相助保舉靈修院潛修功果,在諸佛菩薩教化習修,方能証道直超淨土。

活佛:敢問尊者,自証道以來,淨土職命,都是在做哪些聖事?

尊者:吾在淨土,尚屬初証尊者,因此研經聞法,都是必修,對於職命,此非有特定,暫於修持精進中。另則與諸佛菩薩研經,將佛說法,立註為冊。

活佛:証道至今,可有回陽世探視?

尊者:塵世雖有妻女,但眾生平等,吾無私情之執,自靈修証道初期,有探視幾回。

活佛:尊者有無對陽世親人,說法為訓?

尊者:塵緣盡,只願陽間眾生,能勤修功累果,莫再執迷假相之境,多給自己時間,勤聞法修身。凡世間所有,一切相終必空,早把慧命延續,解脫輪迴苦。

活佛:塵間故然美好,但比不上淨土一絲毫,世間人大都眼見為實,不依慧眼看世間,故而再再墮落六道難止息。

尊者:大道普傳,能降殊勝聖堂,為普化聖業負命,世間人之福音,唯世間佛魔同道,殊法難盡得發揮,人世間太多執著、執法,以致殊法頻遭污蔑,此境此景何堪矣。

活佛:尊者慈悲,願今日訪談能將實証,帶給世間人覺悟才是。徒兒上前向尊者恭禮拜別。

化筆:謝謝尊者成全書著。

尊者:阿彌陀佛。

活佛:徒兒隨師回堂。

……

活佛:堂已到,化筆靈投體,可,吾退。

眾鸞生:恭送恩師聖駕。

回本頁頁首


南屏濟公活佛 登台

103年3月18日甲午年 二月十八日

著書:第二十六回 訪談証道靈修士(三)

活佛:可,賜符化飲。化筆靈體出竅。

化筆:參見師尊,弟子有事恭請師尊為徒兒作解。

活佛:徒兒可說。

化筆:証道靈修士,在証列各天或淨土,都是需再精進,潛修功果是嗎?若沒能再添晉功果,是否會再墮輪迴?

活佛:証道靈修士,享有不同天福,神爵功果,依天界神司功果,約在六百年至一千八百年,不等之天福,故一到天界,都需再精進潛修,以出天界超之淨土,証道淨土諸菩薩、羅漢尊者、大和尚等等,皆已列証淨土功果,故已斷止輪迴,但功果,還是需再精進添晉。

化筆:那天界神司,是否有再墮輪迴可能性?

活佛:功果不進則退,天福享盡自落輪迴,此如世間人,不懂晉德積福修功,那人道福報享盡,自落幽冥輪迴,再受業報種種苦難。

化筆:弟子明白。

活佛:那好,徒兒就隨吾上蓮台,今夜吾將帶領徒兒,至彌勒淨土,訪談証道靈修士。

化筆:師尊,前方光圈一波一波,看似白光傳來,漸進又似黃金色光圈,這隧道是通往哪堙H

活佛:此是通往彌勒淨土,所見光圈,為接引世眾毫光,直超此光,就到達進入彌勒淨土。

化筆:弟子眼前所看到的景象,此地都見毫光乍現,又有好多的人,有的是看起來像平民衣著,有的穿居士服,有的是道中禮衣,還有好多好多,不同衣著的人,在一道道毫光前打坐,是在靜思還是打坐?

活佛:徒兒今立之處,為彌勒淨土外院,而徒兒見每道毫光前,皆有坐立佛菩薩在說法,此是各列証,彌勒淨土之靈修士,或陽世間求道修子、修行人,各隨因緣愿力,攝納接引淨土外院,帶業潛修。

化筆:哦!弟子完全明白,那今夜訪談証道靈修士,是不是也未進,彌勒淨土內院呢?

活佛:非也,今夜訪談証道靈修士,淨慧菩薩(鐘紫涵 (靈犬))、空寂大和尚(朱裕誠(靈犬)),倆位証道修士,乃授內院封賜為,外院導引師,有指派慈命。

彌勒淨土祥月菩薩:吾奉慈命,前來帶領活佛,前往彌勒淨土飄月廳,恭請活佛隨吾前往。

活佛:有勞菩薩。

化筆:師尊,前面有一宮廳,上面有匾寫著,飄月廳,這堿O淨土中哪一單位?

活佛:此廳乃是專為淨土外院潛修者,導引教化參習不明地方,這裡授命教習師八百。

化筆:嘩!比靈修院裡的教導師還要多,在這裡修行真是福氣啦!

活佛:外院潛修,屬帶業潛修,故自多有迷障執著,此還是要經由,教導淨化方得証覺。

菩薩:恭請活佛暫稍後,吾先行告辭,內廳童子快奉茶。

淨慧菩薩、空寂大和尚,齊恭迎活佛大駕光臨。

活佛:吾為金闕御綬靈修院遊記而來,菩薩、大和尚,皆為靈修院高才証道靈修士,特來作專訪,以將証道修士,証道後情形作為明述示現。

菩薩:吾倆深蒙教化習修,才能順利証道,此可說是末法殊緣、殊法所蔭,更是懿敕賢義堂,關主席恩師,慈悲大愿所召。

活佛:那好,吾就恭請菩薩與大和尚,將列位靈修至証道淨土的感言,作為書著內容,恭請倆位成全。

菩薩:吾夙世有空門修行,本質佛緣俱足,奈因修法偏激時阻善法,口業損毀善法,以至功修果就難成,再墮輪迴投生人道,奈不惜為人福報,時造罪業,故而再墮畜生道矣。所幸蒙修行者鄭春蘭,契合與吾夙世法緣,再得被蔭保舉靈修,免於再輪迴。

活佛:那敢問大和尚,靈修至証道有何感言?

大和尚:吾甚慚愧,夙世中習有些許道法,但不精進,放棄修行從商,因迷戀塵世,貪念不止,因而背義圖利,致落幽冥,再輪迴投生人道,不懂珍惜此身,不知好好利用造福人群,私暗放高利貸,害人承受苦難,身滅直墮幽冥,輪迴畜道,幸蒙宿世道緣成熟,給予過去生商場友人飼養,友人為鄭彩鳳,能受此恩惠,才可列位靈修証道淨土,免於輪迴。

活佛:菩薩與大和尚,可有話要向保舉人,鄭善信女、信士,告白幾句?

菩薩:塵劫落為畜生道,自作罪業方承果報,今得機契與宿世法緣,才能有了脫輪迴,証道淨土緣機,深感謝,塵世畜道身時,飼養照顧恩,恭向鄭善德拜恩,願來日彼岸得相會。

大和尚:塵界蒙感,鄭家成員疼惜照顧,雖落畜道身,還能蒙受如子之疼愛,更幸受超拔保舉,才能經潛修,功果証覺出離三界,恩感於心,鄭善德塵緣波折皆洞悉,緣機成熟自暗佑。

活佛:菩薩與大和尚,証道彌勒淨土,可有彌勒慈尊派命工作?

菩薩:吾等倆暫授慈命,在飄月廳整理各部經典,以備教習,另導引外院潛修者,淨化靈識功課,尚需暫職命六載。

活佛:淨土殊勝,可否能由菩薩、大和尚,為世人鼓勵。

菩薩:大願慈悲渡蒼生,蒼生大願求彌勒,一聲笑盡人間情,世間人,莫以為彌勒淨土無殊勝,成就菩薩佛果,淨土可晉。

大和尚:六道輪迴源是親,淨土彌勒念塵緣,不惜再降大道渡,旨在接引眾生,早脫輪迴,世間人需早修,莫迷塵境,忘了本源回歸處,以上吾等,數言作訓,勉世眾。

活佛:塵間有情眾生,認假為真,心迷而落罪業深淵,無以了脫,難不落輪迴,唯一途徑,就是勤修大道,醒悟而覺悟,這樣才不迷戀假境,超脫輪迴。化筆上前參見菩薩、大和尚。

化筆:弟子恭向菩薩、大和尚行禮。

菩薩:免禮。化筆為道務推展費心,吾等在此寄期化筆能多與鄭善德交流法益,互相成就道業。

化筆:弟子恭聽,感謝菩薩、大和尚。

活佛:今夜訪談証道靈修士,感謝淨慧菩薩、空寂大和尚共協為書著盡心,可徒兒隨吾回堂。

……

活佛:堂已到,化筆靈投體,可,吾退。

眾鸞生:恭送恩師聖駕。

回本頁頁首


回修行綱繹大解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