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聖雜誌

第二十期

項目符號

豐原懿敕賢義堂籌建圓德聖宮啟事(慈聖雜誌首頁)

項目符號

本堂宗旨(慈聖雜誌首頁)

項目符號

聖訓

項目符號

業報印證遊記

項目符號

醒世錄語

項目符號

修之障

項目符號

禪思禪語

項目符號

修道淺繹

項目符號

金闕御綬靈修院超拔佳音(慈聖雜誌首頁)

項目符號

金闕御綬靈修院叩求保舉靈修

項目符號

專案祈求呈文

項目符號

因果闡釋篇

項目符號

啟世格言

項目符號

開口濟世闡釋篇

項目符號

食療百科

項目符號

聚賢廣義園地

聖訓

本堂主席 關登台

詩曰:放生活動沐恩多。廣澤生靈德可歌。大道天中期有日。慈懷一念價如何。

聖示:甲申年春季護生放生活動期近,諸賢生等當予費心護持,以達功成圓滿。當日巡駕敬邀紫雲寺主席觀音大士,為領引施放靈鳥歸遼洞天之境潛修。臨海諸神司亦受邀前往普照,以達眾善願護生圓滿。神人各盡用心,功成自當論賞以核。

沖素真人  降

詩曰:逝者如斯川水東。行持日月塑堂風。推崇一點難為有。執著無存在識中。

聖示:逢聞豐原懿敕賢義堂,神人齊心用命護道,推動法輪,普及世人,願志恆持,耳聞欣然,遊降而來,觀之榮而感欣,非言虛假,實可讚嘆!

道場非一表相功行執著成修,能如爾堂上修子之超乎自然,身心力行一致,愿行不退,秉心修持,實難能可貴,此種修道不執成著,更將自性善根發揮至高無上,一心為道付出,天地共鑑慰深。

吾亦期許諸生入道虔志似如川流不息,勇往不退卻。

紫竹龍女  降

詩曰:聖堂善氣集賢雄。法沐殊榮德自功。日積無邊天果証。虔修恩護佑慈隆。

聖示:道場樹立,正道宏展。爾堂之蒙受慈恩,設立教化,功效已得彰顯,各處皆能聞閱爾堂善書,此乃是普化有成的結果。道務亦能夠順利推展。可見神人一志護持,以凝聚賢達善智、修行道子,因而爾堂神威顯赫,恩澤慈被,廣及世人。

諸賢生道心潛雄非凡,非以一般而論!爾懿敕賢義堂於末法時期應運承接,延續大任,源自殊奇法益之普及。往後十方善智及善知識皆因普及漸漸蒙受感召,啟發修善功、立善德,而明白修功立果以斷止塵世苦海輪迴。

爾堂各職神司亦不辭辛勞護持聖脈,推動法輪,不負慈恩、慈命,用心邀請諸仙佛降鸞揮砂闡示真理,以達開悟眾生明修善果善德,力行善功,淨化靈心,以使眾生徹悟修行之重要性與修行之可貴。

聖神恩威顯赫,澤沐世上修子,賢生更是蒙受其恩,道心宜更堅定精進,以回報聖恩慈沐。

回本頁頁首

業報印證遊記

九十二年十二月十九日癸未年十一月廿六日

濟公禪師  降

著書:第八回  謀爭手足自相殘

化筆:愚徒參見師尊!今日見師尊您面帶愁慮,不知為何?

禪師:為師因自愁於世道善氣漸失,世人各為爭奪己身利益權勢,進而極盡權謀,違背良心,為達目的不擇手段,誣陷謀害,心靈漸落入魔障深淵。此一股惡戾,衍生至每一地方,將原有祥和之境地給污染了。再則深慮如此之現象若不及時導正與摒斷,恐將延伸到道場之中,造成淨土之地反成惡鬥魔境。

化筆:如此就太可怕了!修行道場如果成為謀爭權利之地,那將會成為什麼樣後果?弟子不敢想像!

禪師:人心妄慾各別不一,念動隨行,因此心念能否把持至剛正不阿,是正法修行者之首要。修行者須克守心戒,使妄欲不生,行為即不隨心念而亂。但望世間淨土祥和賡續不止。可,化筆隨吾上蓮台。

化筆:師尊今日欲往何方?

禪師:今將印証業報之處,乃於西南部農莊地區。

化筆:難怪弟子總覺得怎麼都會看到有海,又見有船,燈火一閃一閃,感覺舒服。

禪師:歷遊數回印証著書,賢徒對現世眾生所造之因果業障遭受懲判應劫之看法為何?

化筆:愚徒在此方面較為愚痴不明,尚有很多疑惑之處,不知是否可叩求師尊在往後著書能夠例舉一些愚徒所呈稟之事以作解答,可供有心了解因果之向善者明瞭而得發心精進,修德立功,釋解業障牽掣。

禪師:徒有此心,吾視所呈稟之事核定。

化筆:師啊!前面一遍漆黑,恐怖的耶!是不是來到地獄,沒有燈光,伸手不見五指,風又如此的大又冷,就像進入淒涼的地獄般。

禪師:地獄非眼前所觀即是。凡人心境難靜,幻化不止,萬障衍生,此才是恐怖之地獄煎熬。靈心若落此煎熬中,則身處外在無擾之處亦是枉然。

化筆:師言句句是直指人心為善惡之主,能否守住這心才是重要啊!師啊!現在停在這裡做什麼?

禪師:賢徒你往下方左邊那家三合院燈明處看看。

化筆:弟子只見有一個男子在三合院外,口出三字經,向著門裡大聲嚷叫。這麼冷的天氣他有夠猛,竟然沒穿衣服還可以如此威風的在那媯o飆!

禪師:此人已醉酒,神智不清了,行為又是如此,怎還知道寒冷呢?

化筆:那這人是否就是今天要印証果報之人?

禪師:然也!現在所見的男子姓莊,與其長兄結怨已深,雖其長兄有不是之圖謀,但莊姓男子報仇心態下的不平心念,致使他終日藉酒消愁,並藉故與其長兄爭執。

化筆:唉呀!師啊!有人衝出來與莊氏扭打成一團,完了!完了!兄弟為何如此相殘,何苦啊!

禪師:今日莊氏兄弟爭吵,非一日之寒所致,其因早植於二十年前,現在只是衍生後果之時而已!

化筆:又圍了好多人哦!在看熱鬧嗎?或是來勸架的?

禪師:鄰居親友已來勸架。可,吾徒回堂,賢義堂已到,化筆投體。

九十三年一月六日癸未年十二月十五日

濟公禪師  登台

著書:第八回 謀爭手足自相殘 (續)

化筆:師父聖安!今夜再隨師著書,詳將世人果報實案演繹,以啟迪警世。愚徒能有此殊榮,心婺U分喜悅,但又萬分擔憂,還望師父能代徒兒多多擔待,徒怕有過失成罪啊!

禪師:賢徒既有願心大志,慈悲渡人,可謂菩薩心腸。著書應時而運化奇機,諸天仙佛護書之成,期盼逐章順利著成,當是力挺護佑。吾為主著仙師,自當視機助力,賢徒無須恐慌,無須擔憂矣!可,隨吾上蓮台!出發。

化筆:師尊!前期所看到的莊氏兄弟為財產爭執,其弟亦是藉酒壯膽,故意找其兄長理論,是否那晚二人有打架嗎?

禪師:徒不是有看見鄰居親友來勸阻嗎?當晚莊氏兄弟雖爭吵,但未產生更嚴重的衝突。

化筆:咦!師父!現在所到之處怎與前次遊歷停留之處不同呢?所見多是農田,並且已經很晚了!師父帶我來此是要看什麼呢?

禪師:徒可往左邊那條溪看清楚,有否看見莊氏兄長在那裡忙著通溝疏水,引水進入農田?

化筆:有的!莊氏兄長為何如此晚了還在忙,農家勤勞精神從此可見!

禪師:賢徒之言雖是!但此也是莊氏兄長契應果報之時地,等回兒賢徒就可看見事發了。

化筆:師啊!您看!在農田小路那端好像有人走向莊氏這邊來。

禪師:沒錯!此人正是莊氏之弟,現又酒醉,刻意來找其兄長理論爭吵。

化筆:那他是有備而來囉!會不會兄弟互相傷害?

禪師:莊氏弟背後持有一支木棒,徒可看見?

化筆:有啊!有啊!他拿木棒是否要打他的兄長,以下犯上,怎可如此?

禪師:此中牽連到莊氏兄弟少年至今所植下之怨尤與深重心結,植結之因成熟,當然果報自然形成。

化筆:師父您看!莊氏兄弟已在那裡爭吵了!哇!莊氏兄弟已經大打出手了,快來勸架,不可如此啊!

禪師:兄弟反目成仇必有其因,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吾剛才已示莊氏兄弟此怨因從少時就結下,數十年來遭其兄長的欺壓與惡意侵佔,婚姻更也是受到其兄長的破壞,導致姻緣難成,諸事不順,人際又受到謠言破壞,可言至身敗名裂之地。

化筆:師啊!師啊!您快幫忙一下!您看莊氏弟弟拿著木棒,一直猛打他的哥哥,完了!您看他哥哥倒在農田上,頭部還流著血,怎麼辦?

禪師:徒兒所見只是頭部傷勢,還有他的胸骨、手腳筋骨皆已受重創骨折,更嚴重的是腳腕碎裂,就算醫好也成殘了!

化筆:有那麼嚴重?那該不該幫助呢?師父您看他的弟弟,見哥哥倒在農田裡也不理會,拿著木棒逕自往另一邊走去,怎可這樣不顧及人命呢!難道他也不用為此事負責嗎?

禪師:當然其弟也要受到時下法律的懲罰。

化筆:那邊好像又有數個影子向這邊奔來,不知是誰已漸靠近。師父您看來的人有一位婦人,兩位青年,此三人哭急的樣子,愚徒肯定來者一定是受傷倒地的莊氏妻子。

禪師:沒錯!正是莊氏妻兒聽到田邊爭吵聲趕來。

化筆:您看他的兒子返回,是不是要去叫人幫忙。

禪師:是的!莊氏兄長等一下會經鄰居幫助,送往醫院救治。可!今日遊歷至此,隨吾回堂吧!

賢義堂已到!可!化筆靈投體。可吾退。

回本頁頁首

醒世錄語

項目符號

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

項目符號

做人須以良心為本,辦事須以勤勞為本。

項目符號

合情必得溫暖,合理必得擁護,合法必得自在。

項目符號

原諒失敗者之初心,注意成功者之末路。

項目符號

量小煩惱多,氣大壽命短。

項目符號

橫逆來侵,先思所以取之之故,繼思所以處之之法,不可便動氣。

回本頁頁首  

修之障

九十三年二月十三日甲申年正月廿三日

七真邱長春祖師 降

著書:第二十三章  縱容障

所謂縱容即是放縱任行而不加以規範。人心對於己身之過錯,時常任心放縱;若遇後果,更進而逃避,不敢面對事實。放縱是摧毀自我心域長城,最易傷害心靈,它是縱逸之魔,帶領人心走向迷失之道,故智者不但不縱心所欲,反而更正念守心,以摒除此魔障之迷惑。再者,人之縱容非僅指自心,更有縱任他心之謂。

吾舉一例。宋朝湖北寧安鎮,一富家姓林名善仁,平日好善樂施,甚有善名。善仁育有一獨生子,本因平日行善,甚是福厚,但因過於溺愛其子,對於兒子在外所做一切惡行,全都承擔下來。若有人欲告官則暗中依財了事,也常藉用為村里付出之善作做為說情。善仁雖有護子之慈心,所為卻是護子之短,如此放縱,任其子之行為一錯再錯,在此縱容之下,終致其子反成迷失,以為只要有父親出面,一切都會沒事。有此自我放縱之心,以致後來在鎮上與人爭執,重創他人身體不治,死者便是縣令之姪,事發後善仁用盡一切方法想救回獨子,奈何卻難以如願,其子終受酷刑而亡。此例道出人之縱容必導致雙方迷失,終而沈淪於此障而自害。

修行對自心之縱容是絕對不可,就連一絲絲的縱任想法都不可有,因它最容易毀滅修行者之精進心與道基。因此修者宜了解,一時之縱容將是引動萬障之衍生,不可不慎也!

九十三年二月二十四日甲申年二月初五日

七真邱長春祖師 降

著書:第二十四章 迷智障

智慧之源者何也?乃是人生過程之經驗,以此經驗入於識中,而得分辨了別,成就靈識之智辨慧明,此即是一般所謂之智慧。智者依知而得悟,運智而再益己,以得人生歷程的順暢。而利他之行者,以智而得擴大利益世人,成就至廣之心德。如是者,智之運用乃因對象之不同而有不同的發展。

正智者取法運用,絕對是出自於利他,不存私偏的心念。而巧智者卻大都自認為自己出類拔萃,才智過人,因而常自以為是,形成吹噓不實之自我膨脹,故雖常言己身之能,卻常空言而不實。也有為取信於人,漫說長篇道理以圖達其所欲,如此之為,雖或能一時得逞,但卻在無形之中造就諸惡之源,因為巧智手段已乖離正道也!

現今世俗人心不古,貪妄染污,根器不淨,識見尚未圓成,因此一再沉迷於萬障之深淵。唯俗世蒼生了解,世人雖有心智之機能,卻因有萬般之邪妄,在此邪妄心思之驅使下,亦使智生於追逐貪妄之用,使心追逐貪妄而頻用心機即是智迷也!

修子亦或如是!入於道中行修,略有所得即沾沾自喜,自慰自誇。將所得所知運用卻常感阻礙不通,卻仍巧辨一大堆,以圓缺失,實有失修行之典範,殊不知此乃正是智慧不足之顯示。修子初修,常著於皮毛外相而難以入理,更難勝解;智僅粗淺,而自我觀照能力亦是不足,如此僅在相上轉,難在理上修,此亦正是智迷之現象。

智是修行者之必修必得,以期終能開悟,唯在此一啟發的過程中,也必有諸障考驗。能否脫出迷智障?修者須反照心智,定其心、明其慧,則智之障所成之牽絆難近其心矣!

九十三年二月二十七日甲申年二月初八日

七真邱長春祖師   降

著書:第二十五章  不淨障

身心意不淨成障也!身之處於世,四面八方皆有色聲相連,無時不伸出魔掌,施以幻誘,使這身心隨其牽引,導致暗室胡為,邪徑偏行。身之不淨所為,必違人之天賦良知,此身一切皆是以心意為主軸,若心意得淨,則必外無邪行做偽,反之則如俗諺所云「黑心蘿蔔」,表是潔白,裡則心黑。

對不淨身行根除之不二法是由基本之修心涵養、練性淨化作起,將能使心意在這百誘萬障之欲界中不染著,如蓮花般皎潔清新,出污泥而不染。因此心意淨則可使言行不受外在引誘而成妄。

世人俱足情慾之障,更有六賊作亂,故喜好讚語美言之奉承恭維;外在之色聲香味,山水美景盡在浮塵之間,總是長時追逐,無法停頓。這一心不靜,染濁頓起,心意即成不淨,三毒遂成常住,心性因而痴迷,原有天賦靈智逐漸沈淪,終落塵色苦海而輪迴不息。

明道近道之修行者尤須特別慎重!須將不淨障之來由省察徹透,若一個不注意,使這心起了浮動躁亂,便染著於不淨障中,恐累世修來之道基皆為此不淨障所毀。一但修者能謹慎,時時勤加撫拭清除,將圓明光陀之靈性昇華,返璞歸真,即是落實己身修持之大志大願。

九十三年三月五日甲申年二月十五日

七真邱長春祖師 降

著書:第二十六章 成敗障

成功忌傲,失敗忌墮。人生總要對往後規劃,立下一個目標,再向這個目標前進,以達其所願。但在追求未來目標之時,必也須面對失敗的可能性,如無失敗的磨練又何能悟出其失敗的原因。有云:「失敗乃成功之母」,此理人人皆知,但卻是常見失敗之人難以從中悟得,更有者因此而自甘墮落,一蹶不振,實不解其心是否尚存一絲上進之心?

成功者非是僥倖而來,定有不同於一般人之努力,才能夠如願以償。對成功者之所以能成功,失敗者須從中研究其所以成功之要訣,再加以思索探討改進,自能行於成功之途。但在未達到目標之前,成敗時常成為人心中難以去除的掛礙,因而使人不敢面對未來可能的失敗。心起此障則隨之裹足不前,甚至產生逃避心態,如此則終難成功。面對這些心障,唯再鼓舞其心,須有更上進之心、不退縮之心、勇於面對之心,才能突破此障之牽擾。

修子近道的層面愈廣,雖勤於正法,但異法也隨之起舞,正所謂佛魔同道。修法者也很容易掉落此法障中,一心執著在道之得,卻忽略了法之義。心著於求成則患得患失,患得患失則心中起伏不定,如此心中難靜難定則悟法豈是能成?若悟法難成,則何能窺知諸法實相?何能了知真實法義?如此欲成之而實敗之,因此修者不可有此得失心,一有得失心則第一義諦之勝解則永不可得,對於成為一位開悟之覺者則永遠將是個失敗者。

回本頁頁首

禪思禪語

走出執念

有個老婆婆,天晴了哭,下雨了也哭,因此大家給了她「哭婆」的外號。

一天,有位禪師覺得奇怪,問她道:「您怎麼老是哭呢?有什麼心事嗎?」哭婆說道:「我有二個女兒,老大嫁給賣布鞋的,小女兒嫁給賣傘的,天晴時我想到小女兒的雨傘賣不好,所以傷心。下雨時想到大女兒沒有顧客上門買布鞋,所以流淚。」禪師聽了之後,開導她說:「您應該倒過來想才是,天晴時您要想大女兒的布鞋生意興隆,下雨時您要想小女兒的雨傘非常暢銷,這樣不就天天歡喜了嗎?」哭婆聽後,心情開朗,從此哭婆不再哭了,每天心情愉快。

世上的事物是多元、複雜的,從不同的觀點、角度就會有不同的看法及形態特徵,就像蘇軾在詩中所說的那樣:「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也因為如此,才會「有利有弊」、「水能載舟亦能履舟」、「善水者溺,善騎者墜」「生於憂患,死於安樂」……這些道理人人明白,一旦碰到事情時,就不會糊里糊塗了,所以從不同的角度去看清事的真面目,才不會越弄越雜。

回本頁頁首

修道淺繹

九十二年九月十二日癸未年八月十六日

岳武穆王  降

聖示:逢節感恩倍思親!吾能曉禮儀,致仁義皆為慈尊所教誨。今成正果,無上感激,但心繫慈尊,無時無刻不感其恩德!

著書:第二十一篇   孝思

岳武穆王:親親至尊,無物可喻。世人皆為血肉之軀,皆授之父精母血孕育而生,無人有此本能不受此即能成長成人。古諭:烏鴉尚知反哺之心,羔羊亦有跪乳之情。世上諸凡受父恩母德成長,受天地恩澤成就,是諸聖之所願也!今聞世人孝道不彰,使吾等感嘆不勝唏噓啊!

劉生:叩拜恩師聖安!聞師言孝思,徒兒亦感傷啊!恩師啊!若生身之父母親手推親生子女入火坑,何論也?

岳武穆王:父母對子女無論美醜能障智愚,無不全心全力養育成人。今聽徒兒所言,此非事之真理常情,其尚有其他因緣未被論及,故形成乖違。徒兒及諸賢生可深為探查其因,必可得其正言也。世間修眾於世間閻浮堤之修法諸多不同,以清淨無為得法是為一擇,然清淨無為何謂也?徒兒是否明瞭?

劉生:徒兒不解,尚請恩師開導!

岳武穆王:凡人遇事避之是一種不負責任的處理方法,但事之一但擇汝,汝無他事而辭之可否也?

劉生:恩師啊!若徒兒無法推辭,便自承受是也!然尚請恩師說明清淨無為何也?

岳武穆王:事出必有因,其因何,也就是吾等探討之處。今事之成皆為其因,為何其因其境皆相互牽連?意指若不想受事之所絆,只要不起事「因」即可也,徒兒是否明了?

劉生:徒兒一知半解呢,事因與清淨無為有何牽連呢?

岳武穆王:清淨者無私、無雜,更無紊亂,在此思緒下又無事境將發生之因,自然不受事境所絆,如池水無粼無波,若不動以棍攪、投石何來波紋?現今世間諸多事境皆為不能清淨無為而起更多更大之波濤也!孝思下回補述。可就此停,吾回。

劉生:叩送恩師。

九十二年九月十九日癸未年八月二十三日

岳武穆王  降

聖示:孝親至思,無上無為,春秋四季,忽冬乍暖,心掛遊離,是心錐血。至情至聖,無怨無悔,心頻念子,東離西奔,除應安危,掛想成思,病疾不食,子還心適,此情意境,安省晨昏。望子成龍,心思成疾,不飲湯藥,一心顧子,心思自憫,其情甚悲,偉哉親恩!

著書:第二十二篇  孝思 (二)

岳武穆王:父母至親唯是以子女之溫飽、疾痛、事業、前途種種諸因牽腸掛肚,雖然己身已成衰老,猶然不釋慈心,另人不自覺的感嘆天下父母之偉大!

劉生:叩拜恩師!恩師啊!您是一名孝子,恩師之親情流露畢盡,是諸子皆知,徒兒慚愧未及恩師千分之一啊!

岳武穆王:世人返轉流入於塵,不免受外界諸因所擾,除摒棄諸惡,留存善因,方得一成。諸眾所思常以自身為出發點,常因自顧自情,違俗亂紀而不思世德,此是現今之通病。而有背親不顧而自顧其成者,是人自引惡因,終將為諸天所棄也!

劉生:恩師啊!父母供應子女使用最好的東西,受最好之教育,當其子女有所成就時,卻違反倫常,敗壞世德,不顧雙親,唯恐成為累贅,這是何因啊?

岳武穆王:今世眾常存比較之心,唯恐輸人,而常以非常手段強取豪奪。世人不比事親之孝德,又常陷於慾望之深淵中,如此對雙親之至孝非其能至也。另一原因是因果業報之尋,使其成父成子,此冤冤相報何時了?望今成父子、母女者皆能拋棄成見,以德報怨,唯恩是念,如此必能成就非凡。

劉生:感謝恩師開示,使徒兒心境了然!再請問恩師,父子、母女是怨業牽纏或是報恩,該如何分辨呢?

岳武穆王:父子、母女成因是諸多累世之因,非僅一世而言,是諸因緣聚會而成,期望惡緣現在即止,善緣續承,使現今社會呈現祥和之境,成為另一佛土也。可,今就此停,吾回。

劉生曰:叩送恩師。

九十二年九月二十六日癸未年九月初一日

驪山老母  降

聖示:疏呈勵志定功德。勤心力持護功果。無心插柳成為蔭。有心行持無免劫。誠意在身無心累。行功立德全憑心。立愿行持不問果。他日飛昇眾仙迎。

著書:第二十三篇:功德與行持

驪山老母:世眾多痴迷,迷戀紅塵諸相,以財色權位名利等最易使人之心念汲汲盈求。為了獲得欲望的滿足,常使用卑劣的手段追逐,而使心內無德,如此之行為其意義何也?

劉生:叩拜恩師聖安!徒兒言之,此無義也!

驪山老母:正解如是焉!世人常逐夢不醒,浸沉於酣夢中,不知不覺中又荒度了一載!如此時日若又有不義之行,則將使家庭倫理、社會道德荒誕不堪,是不務實之偏差作為。世人應知萬水成淵、萬流聚海,雖是渺渺小小的實在累進,但若不以實實在在的作為何以成就自我啊!如斯是也!凡功德之立何不也是積小善而成大功德嗎?

劉生:是啊!恩師教訓極是!徒兒常忘記啊!

驪山老母:世眾多忘,事不經心則易健忘的。若小善不為,小惡不斷,能成正否?

劉生:徒兒知錯!恩師您莫再責怪啊!從今而後謹記在心!

驪山老母:好說!世眾在紅塵翻滾,從自體之五蘊及心識皆浸染甚深,要除此心毒不易!因世眾難於此處著手,只有從心宅之處做起方能漸入佳境!世人常以外相為取據之標準,鮮以內涵為主,如此是令人不堪設想,外相之形貌常包裹著一顆不實之心,若半盛之器皿常激發水濺,啪啪作響,雖是如此炫麗光鮮的外相,但深研其內涵亦不過如此,徒兒你是要充當何者?

劉生:恩師啊!徒兒不知如何做答啊!還請恩師開導。

驪山老母:世眾之多,各形各相不勝枚舉,是何相、何形,先天、後天早已定奪,如要有所改變,「精進修持」是唯一的途徑,勿須另覓奇功怪法。可,今夜就此停筆。 吾退。

劉生叩送恩師。

九十二年十月十日癸未年九月十五日

驪山老母  降

聖示:善慧存根道果明,開智啟蒙慶萬生,情義有主生央意,依止存取智能行。

著書:第二十四篇  善智知識

驪山老母:世尊啟迪世人,開靈入竅,使世人智能朗現。然智能常淺存於日常生活中,只是未盡其意之發覺,使自然之智蒙蔽不清。人間夜景,皓月映空,明亮皎潔,世人只須抬頭望去便明其所向。然眾生之智若迷途羔羊,不知所行,此皓月便是其迷路所指也!

劉生:叩拜恩師聖安!別離數日又未能按鸞期著書,請恩師見諒!

驪山老母:好說!眾生俗事纏身理所當然,但於俗境中能展現不凡方是吾等徒兒之修行啊!眾生於世間,凡家途、運勢皆身不由己也!此之因緣聚會使眾生成悟或成迷之不同只差一指。世間各行各業皆互輔其成,此一互輔之理亦在眾生之迷悟之間。人之生活,在無形中使人著入成迷,亦可在無形中植入善知識,使之陳佈其中,引迷入悟,自然覺醒,此即是眾生今應修之功課也!

劉生:恩師啊!善知識與善智何差?

驪山老母:若天與地,若海與河。人間有善知識之流通,使人於無形中受其影響,進而入於勝境。善智之形式非般若,眾生或有之。其所能得者如天賦使然,如後天修練所成,非大眾皆有之。善智者為萬中之選,有此善智之因緣自是視服務大眾為當仁不讓之責而成。

劉生:恩師啊!善知識是否你、我、大眾皆有啊。

驪山老母:然也!大眾之生受萬物所滋,其亦得萬物之精髓,藏匿於軀,不表外露,在此一生機中,善知識無其所用之功也!然善知識之推展淺而易舉,若一句好話、若一聲讚美、若一心稱念皆為善知識之傳延,此是吝於讚言之人所沒有之美德。賢生生於三曹末期,萬般皆苦,何不常稱讚他人,使周遭皆融於和協氣氛,想必處世必能事半功倍也! 吾勉之。可,就此停筆,吾回。

劉生叩送恩師。

九十二年十月十七日癸未年九月二十二日

驪山老母  降

聖示:世眾諸凡唯我觀,凡事為我生世間,無奇大事事為我,因此念降貶在塵,世眾落土為身是,此生感嘆心唏無,平觀人間只因惑,心生不滿執相原。

著書:第二十五篇  執相論

驪山老母:修子安否?今為聖事付出多功,此論慰藉,其含意是功是必行,且是應得之功也!口偈曰:修心修德不籍口,萬般功德由心藏,事端無理憑口舌,功德刪減皆此因,世論歌功又頌德,莫有功名殃來招,只因好大喜功論,不比平凡心定果,此偈告誡諸修子,平心靜氣日生功,凡塵平凡皆為福,生得此刻盡修也。

劉生:叩拜恩師聖安!此期所論執相何以謂之。

驪山老母:相生由心,眼入相,出由口耳傳,世眾以眼所觀,會心而得執念,此為我意(當然之意)為執相也。

劉生:恩師啊!可否請恩師用白話文論之啊!

驪山老母:汝之不頑可見一般!然也可就以白話論之。「執相」就是說,一個人就以自已的所見,或是別人所說的信以為真,但這些都是沒有經過查驗其所說的正確度如何就完全相信而放於心中不去,這就是所謂的執相。又論「凡事執我之見」,就是只要與我所見的相違背,就自我認定那些都不是正道,這就是所謂的「心執」。

劉生:恩師啊!若徒兒執意事端之正解是否也是執相?

驪山老母:執相之因有外與內之分,若由眼耳口傳送所得為外相,若因心生或為心所悟而執意者為內相,由此觀徒兒之相應為後者。但可喜也!何因呢?外相之傷害度遠勝於內相,外傳之語可殺毀敗壞一個人之一生,而內相之傷,個身自受也!雖為如此,但修以何修,此為修者必經之最後磨練也!

劉生:恩師!請問若心性及個人之理解度差,那心執之相有何分?

驪山老母:凡境之生造,人身之不平,其本乃是前衍之關,此是諸眾能了知之理。此因何由?又應何以從之?心念所應觀也!可,就此停筆,吾 回。

劉生:叩送恩師。

九十二年十月二十四日癸未年九月二十九日

岳武穆王  降

聖示:心靈聚頂萬難除。去邪懲惡力當務。心意無平立德建。行善如流今生促。

著書:第二十六篇  心靈聚頂論

岳武穆王:生身之意,萬靈所從,至始至終,萬靈聚體。修子以今生身所馭是不復發所蔽;萬靈之所聚乃生身之靈所引。少善,眾靈之所負必為重,此身之所載必須能負荷方能不露於外,疾之所示是身靈無法負重所致也。

劉生:叩見恩師聖安!有一段時日未參師顏。今恩師所諭,何與修子有何牽連?請恩師明示。

岳武穆王:然!徒兒今之所示當然是關係著修子之行啊!

劉生:恩師請示明「靈」之聚,何以以肉身為居,是何因緣關連。

岳武穆王:肉身之得,為上蒼之憫,使此肉身得以行功立德,且以此肉身之業,得以報或償,使未償之業於今生得以討索。靈之所顯無形或有形皆告示所附之體,眾生修行之所淬之非非惡惡皆如影如形,跟隨其所寄之身,萬事抵定,得以討報之時,立行現形討索,修子恐懼否?

劉生:恩師啊!此無形之索討有何預兆呢?

岳武穆王:無形之索討如水般蜂擁,切斷亦馬上行流如箭,且無孔不入,使肉身如千萬蟻湧進般之痛楚,此是先前之兆。然後無形之索討使肉身呈一莫明病癥,無法以科學來研讀,此為中段。最後現無名之日夜干擾,形如萬獸尾隨,即告吞滅,此狀是使肉身靈神百受煎熬,不索其命不止,此為無形之索討。又有形之索討,如出身清寒,事途不順,各方運途皆不得其意,此皆為其所現。今所論皆為因果牽連,修子該如何斷此索討呢?

劉生:恩師!恩師!您就救救苦難的眾生啊!

岳武穆王:然也!眾生之苦即為為師之苦,但要眾生肯下功夫,方得其救啊!

劉生:恩師啊!下何功夫呢?

岳武穆王:此功之下,如泰山壓頂而不改其顏般之定力方得其解。世人啊!必須行功立德啊!此「行功立德」何其難啊?徒兒你行嗎?

劉生:恩師啊!您就別消遣徒兒了!還請恩師明示啊!

岳武穆王:然而萬般流水終入海,此謂萬宗同源。徒兒們從基礎定坐、禪靜及誦持經文、咒語開始,一段時日必見其效也。可,今夜就此停, 吾回。

劉生:叩送恩師。

九十二年十月三十一日癸未年十月初七日

驪山老母  降

聖示:氣溫乍變,日暖夜寒,本應時節分明,無奈眾念成相,使無始至剛為之變易。今朝之氣,涵蓋一切眾失,無無為以真善使進,使眾欲成痴,無止無盡。亦受無窮之磨,難處平心靜氣,無無為立於不墜之終也。

著書:第二十七篇  慎始無悔

驪山老母:世風之張以夙昔萬眾之念成聚,常以不平或不等之數擔撻,是眾志所驅。然眾志之始其心何如?若一心為營而設其步驟為粗,然未細磨其境,一味使然,其功雖垂成,然其境難登勝境,此無始無終之慾,使無為從流之善士亦受天殃,此共念所致,不得不慎也!

劉生:叩拜恩師聖安!請問恩師何以共識所凝,然天下蒼生共受其苦啊!

驪山老母:世眾之聚,因緣聚足方成鄰,而此一不俱知之因果為累世因緣所俱也。然其所受之牽連亦是如同因緣般之互相牽掣,追其源則無有始解,然中有修持,互相為勉可化解一二,是諸眾之念所致而凝所聚,此謂共同業力啊!

劉生:恩師啊!徒兒們生活於此世中,是否受此共業所影響呢?但就此而論,徒兒們不思共同之念是否亦受其力?

驪山老母:眾念之力若洪水猛獸,吞沒無數良知,常使原無為之意者左右搖擺,而定力不足者常受其牽引,如牽牛入棚之容易,何謂也?只因眾所皆為,我亦如是也,頓時失去思考而入簾並席是也!然眾生受此業力所累是有一定抉也。

劉生:恩師啊!世眾之念常隨環境變遷而有所改變,其所致之業力無始盡嗎?

驪山老母:然也,眾念之起若氣息般,一吐一吸間無始無盡,此念常存於氣息之運,剎那間無數慾起,此為五蘊所染,而自始至終受其牽掣無以自拔,此乃是諸眾心迷而不自知也。然今之為修道者,以智慧之力洞察機先,以遏止非本意所累之志入於八識田宅,使清淨無為之田宅入另一聖佛仙境也。可,就此停  吾回。

劉生:叩送恩師。

回本頁頁首  

金闕御綬靈修院叩求保舉靈修

本堂主席關  登台

詩曰:冤愆戾氣境隨逢,災劫臨身凶即沖,虔愿陰陽彌福益,証修功果仙班中。

聖示:冤怨因果牽纏,所聚戾氣甚是深重,一逢運晦福退,身體虛弱之際,最易隨境契合而干擾波及,導致諸事不順、運勢受阻、災厄劫關頻至。人之善願天必從之,知虔誠懺悔,彌造福德迴向,可藉由誠愿利益陰陽,拔渡冤親債主靈修証果,仙班列位,斷止輪迴,釋化冤怨因果,共登彼岸之。虔愿立善德,吾鑒納示之於後:

高雄鄭生坤昌輸誠立善愿籌建圓德聖宮,以此功德迴向冤愆蕭阿娟、靈障洛清祥。保舉入列金闕御綬靈修院,潛修佛道功果。准予甲申年三月十四日各列位七年期靈修士,以慰化冤之誠。

台東梁生耀祖輸誠立善愿籌建圓德聖宮,以此功德迴向冤愆胡玉桃、方城。保舉入列金闕御綬靈修院,潛修佛道功果。准予甲申年三月十四日各列位七年期靈修士,以慰之。

台北黃生遠臺輸誠立善愿參贊助道,以此功德迴向亡慈父黃流涼。保舉入列金闕御綬靈修院,潛修佛道功果。准予甲申年三月十四日列位九年期靈修士,以慰孝心。

台北林生雲珠輸誠立善愿參贊助道,以此功德迴向亡慈父林和官。保舉入列金闕御綬靈修院,潛修佛道功果。准予甲申年三月十四日列位九年期靈修士,以慰孝心。

潭子田生祐慈輸誠立善愿籌建圓德聖宮,以此功德迴向亡慈父黃連、亡慈母羅坤娥。保舉入列金闕御綬靈修院,潛修佛道功果。准予甲申年三月十四日各列位七年期靈修士,以慰孝德之心。

金門蔡生一瑋輸誠立善愿籌建圓德聖宮,以此功德迴向冤愆江河清。保舉入列金闕御綬靈修院,潛修佛道功果。准予甲申年三月十四日列位五年期靈修士,以慰化冤之誠。

台北周賢生輸誠立善愿籌建圓德聖宮,以此功德迴向冤愆謝瑞發。保舉入列金闕御綬靈修院,潛修佛道功果。准予甲申年三月十四日列位七年期靈修士,以慰化冤之誠。

梧棲陳賢生輸誠立善愿參贊放生,以此功德迴向慈母前世之養女曹秀梅、自身之靈障林雄。保舉入列金闕御綬靈修院,潛修佛道功果。准予甲申年三月二十八日各列位七年期靈修士,以慰化冤之心。

台中沈生瑞彬輸誠立善愿籌建圓德聖宮,以此功德迴向二叔沈木坤。保舉入列金闕御綬靈修院,潛修佛道功果。准予甲申年三月二十八日列位七年期靈修士,以慰尊長之心。

回本頁頁首

專案祈求呈文

本堂主席關  登台

詩曰:塵間絆石運逢災,破敗侵凌厄自來,懺悔虔行牽掣止,彌功俱德福臨哉。

聖示:人身繫業世間,時逢因果業障牽擾,導致運勢不彰、災厄頻傳,福份更受業力耗及侵蝕,諸業頻至皆為前因所致而後果遭受。虔誠懺悔,善願積福造功迴向,精進修德晉果是斷除業障之法也。輸誠立善愿吾鑒納聖示於後:

彰化葉賢生輸誠立善愿籌建圓德聖宮功德金貳仟元,以此功德迴向:【消冤解業,元神光彩,身體健康。】准予錄賜二十功彌福消業佑護元神光彩,身體康泰,以慰善心。

桃園陳生錫鎮輸誠立善愿籌建圓德聖宮,以此功德迴向:【增福蔭運,佑助功名,際運順遂。】准予錄賜十功增福蔭運,佑助功名彰顯,諸事順遂如意,以慰善心。

中壢盧賢生輸誠立善愿助印善刊,以此功德迴向:【消解官司纏訟,平安無事。】准予錄賜十功增福蔭運,佑護釋化官司纏身牽絆,以慰善心。

新竹陳生國樑輸誠立善愿參贊甲申年上元法會功名斗、助印善書,以此功德迴向:【順利考上研究所。】准予錄賜二十八功彌增功名福運彰顯,佑助考運順遂,如意圓滿,以慰善心。

豐原王生松竹輸誠立善愿參贊甲申年上元法會蓮花斗,以此功德迴向:【排解習修之障阻,佑助順遂,精進道修無礙。】准予錄賜五十功增植道緣圓滿,諸障釋化,順遂無礙,以慰善德道心。

太平陳賢生輸誠立善愿參贊甲申年上元法會觀音菩薩斗首,以此功德迴向:【與妻化解宿結虧欠之因果業,並祈釋化妻家宿世之重殺業,業報疾苦可得釋解,病厄可治癒。】准予錄賜二佰功撥轉釋化宿世與賢妻所植結虧欠因果,增植夫妻善因入緣,佑護賢妻身心康泰順遂,以慰善德慈心。

太平陳生振宗輸誠立善愿參贊甲申年上元法會事業斗,以此功德迴向:【佑助平安,事業順利。】准予錄賜二十功增福蔭運,佑護事業順遂,平安如意,以慰善心。

沙鹿陳生煌志輸誠立善愿參贊長期委員,以此功德迴向:【佑助甲申年恐患血光、車關、破財、小人、口舌、殺業、怨業可得釋化,佑護身體健康,事業運途順利。】准予依月錄賜五功增福蔭運,釋化諸業,厄關牽掣,佑護甲申年平安順遂、如意,以慰善德之心。

桃園李生昀蓁輸誠立善愿參贊放生,以此功德迴向:【身體健康,元神光彩,祈求順遂障礙排除,功名彰顯。】准予錄賜二十功添福蔭,佑護身心康泰,功名彰顯,元神光彩如意,以慰善慧之心。

梧棲陳賢生輸誠立善愿樂助放生,以此功德迴向:【消解宿世殺生放血殘殺生靈業因,祈佑病星可排除早離藥罐,佑護諸事順遂,身體健康。】准予錄賜五十功釋減宿世殺生放血業因,增福蔭運,佑護身心康泰,以慰善心。

斗南陳生烏毛輸誠立善愿參贊法會蓮花斗,以此功德迴向:【釋解殺生事業,及刑虐他(她)人之宿業,祈佑撥轉,增植福德佑蔭,平安、順遂。】准予錄賜一佰功釋減殺生重業,刑虐他人惡業佑護身心康泰,以慰善心。茲宿業果報尚深耗福損創,甲申年聚病星入命頗重,勉德修功行精進,以化諸業牽掣。

回本頁頁首

因果闡釋篇

觀音菩薩登台

問:香港阮信女叩稟,信女已結婚三年多,一直希望有一個小孩,經檢查也正常,但就是不能懷孕,叩問是否有牽連什麼因果業障?

菩薩:阮賢生虔心祈求子嗣不得願,其牽連因果成障,亦夫婿在腎元不足情形下也成契緣難應,故宜需夫婿求醫調治改善,汝儘釋解宿世所造下施藥墮胎因果與破卵傷胎殺生重業,撥轉子星入命方可願圓之,可專案奏呈撥轉。

問:高雄陳信士叩稟,可有宿業牽擾事業、婚姻,因近期事業與妻子婚姻產生磨擦,時常在無明下爭吵叩求查示?

菩薩:陳賢生事業與姻緣波折,當是牽連宿世因果業障阻礙,故宜多懺悔迴向釋因解業,牽纏宿世佔人便宜圖謀業因,宿世壞人姻緣,惡意謠言損人名節業障,諸業成熟礙及爾之事業、婚緣也。賢生可專案呈文釋化業力牽掣, 吾佑以慰。

問:三重郭信女叩稟,有投資北部某一房地產公司,但在月前接到法院通知,因我有向公司作保,而公司受告詐欺,負責人不知去向,告方要求賠償,因此信女需到案解決,信女想知能否平安渡過此官司,與負責人有何因果?

菩薩:郭賢生乃遇人不淑,受到牽累,與其負責人宿世植結利益謀取詐欺因果,故今汝受業因相應成苦。此宜賢生尋求法律公正,以取己身權益不受拖累。然今時法律公正於法取據為依,因此在責任上恐賢生會因此揹負些許也。汝當儘彌福蔭運轉化之,吾儘予佑助、佑護以慰。

問:金山周信女叩稟,身體長年腰酸背痛、頭暈不適、精神不好,叩問有何因果業障牽擾?

菩薩:周賢生因婦女暗疾深重,氣血失調,導致元神不振、筋骨酸痛,需往此方面求醫調治改善體質,牽連宿世殺生殘害業障,高利謀財因果,受高利謀取而揹債含冤勞疾亡故冤債索討干擾,賢生慎早德修功行迴向,解冤釋結,冤債姓名施××,可呈文超拔保舉化冤。

回本頁頁首

啟世格言

項目符號

脾氣要變成志氣,意氣要變成才氣。

項目符號

捨己助人量力做,富貴功名莫多爭。

項目符號

人來求我三春雨,我去求人六月霜。

項目符號

有德必然仙佛助,修道路上安然前。

項目符號

佛緣善根已種下,開花結果須施肥。

項目符號

妙壯當真可努力,一年過去何攀援。

項目符號

去山中之賊易,去心中之賊難。

回本頁頁首

開口濟世闡釋篇

濟公活佛登台

問:銅鑼姜信士叩問,兒子姜××常酗酒,最近兒子身體檢查肝硬化,恐有生命危險,叩問兒子身體要如何改善?兒子有無業障?

禪師:姜信士之賢兒乃惡習不戒染上酒毒之癮,毒素已深入臟腑,故慎早醫治療養,目前需清除體內毒素方能保住性命,賢兒乃牽纏累世殺生殘害重業與宿世誘騙他人,以使他人受制成為手下,教導他人為惡,業因果報亦成今日受懲磨苦,唯今須當下宏願大志,極急德修功行迴向,釋因消業方免應業成厄。可專案奏呈,彌福迴向,釋業牽掣。

問:清水連信女叩問,時常遭鄰居謠言損壞,導致婆媳之間產生誤會不和,又身體一直不好,疾病不斷,心情不好、運途不好,叩問此現象有無牽連因果業障?

禪師:連信女與鄰居相處略有口言之誤,與善植人際不俱足,因此導致她人對汝深俱誤解,故需汝在善植廣結人際上費心努力,婆媳之間汝當宜克儘本份,真誠之付出,久之必能化解誤會,正所謂「人在做天在看」,自有觀者清楚是非對錯,唯在自身應實實在在付出也,汝面臨諸多波折,因宿世造下惡意拆散他人親情因果,業因冤怨索討干擾,汝宜早虔懺前因業愆,彌福迴向解冤釋結,冤債姓名蔡××、蔡××,信士可呈文超拔保舉化冤解業。

問:豐原歐信士叩問,家妻王××在教導子女時常用打罵,又對信士冷言相對,她以前不會這樣,最近幾年來就變樣了,叩問有何原因?信士本身身體都會酸痛、胃痛,叩問有何業障?

禪師:歐信士內人性情暴燥,難予定性,乃是牽纏冤債索討干擾,故致蒙智性烈,宜早懺悔釋冤,冤債姓名黃××、朱××,二魂為宿世遭賢妻刑虐傷體染疾不治之部下。可呈文迴向超拔保舉化冤,信士身體筋骨不佳為牽連殺生業因牽掣,胃疾亦也是殺生業因所牽掣,信士當多懺悔彌福迴向,釋因消業,可專案呈文迴向消業,吾佑以慰。

回本頁頁首

食療百科  

項目符號

雙腿酸痛可浸泡鹽水
項目符號

運動過度而引起足部肌肉疲勞,可將雙腳浸泡在鹽水中,再加以安摩腳底及小腿,即能消除酸痛現象。

回本頁頁首  

聚賢廣義園地

從平等心來談前世與戒殺放生-太乙居士合十

平等心是人類和平與自由的起源,也可以說是一種同理心。而「前世」一直是很多人所好奇的問題,但在探討「前世」以前,我們應從現實生活中先來觀察人是否有前世。

人一生下來後,雖然未受過教育,但是每個幼兒來到人世間的習氣或習性並不相同(即使有過胎教),這是為人父母且又親自扶育幼兒長大的人所擁有的經驗。有樂天活潑的、有沉默的、有溫和的、有過動的…這些在未能言語的幼兒身上,都能明顯看到。既是同一父母,同一環境,在人之初生時,習性理應相同或類似,但事實上則不然。

我們從生活中可以得知,每個人的習性或習慣,無非是由日常生活中日積月累的薰習而成的,然而初生幼兒並無所謂的生活薰習,又何以有截然不同的習性或習氣呢?由此觀察,在未懷胎受孕前應已有過薰習,可見得人確實有前世的影子。正如唯識上所言「種子薰現行,現行薰種子。」

所謂「前世」,是包括過去的無量世,並非單指未出生的前一世,至於知道前世又會有什麼影響?這並不是重點,重點是您能不能藉由這個因緣來幫助自己走向覺悟生死之路。金剛經云:「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也可以說過去世不可得,現在世不可得,未來世不可得。過去已經過去,思憶亦不可得,未來未到,雖計劃卻常因不同因緣際遇而改變,所以也不可得,只有當下的現在是活生生的存在,而當下即是「無常」,即如「流水」,「橋流水不流」,並沒有一個固定不變的「我」或「物質」。昨天的「人」「物」與今天的「人」「物」並不相同,否則「人」就不會老,「物」就不會折舊,一切萬法當下空無自性,生滅不已。「諸行無常,諸法無我」,正是一切有為法的事實真相。

從另一個角度來觀察,作夢的經驗,是每個人都有過。夢中的景物對夢中人而言是真實的,那與現實生活中的感覺,並沒有二樣,這說明靈識這樣東西的存在。在夢中活動的是第六識所造成的空間,除了人以外,貓狗等等動物也都會做夢,所謂「蠕動含靈」,由此可知這些動物也都有靈識,並不是人有前世而已,而是這些動物也都有前世。所以不管藉由任何因緣去探討前世,其要點是您覺悟到生命是平等了嗎?覺悟到這死死生生是純大苦所集了嗎?

由現代的知識,我們知道人的這一口氣,是太陽照射在海面上及綠色植物上產生了氧氣,所以人才能活著吐出二氧化碳,而二氧化碳又被綠色植物吸收去進行光和作用吐出氧,在「天」與「地」的作用下,「人」才能活著,也可以說天地人是一體,天地供養了人。但是人有這一口氣,其它的貓狗動物等等,難道就沒有這一口氣嗎?天地不也供養了這所有的動物嗎?從這裡來體認生命是真實平等的才是重點,生命是受天地萬物所蘊育而生的,並不屬於自力所造,並不屬於私有,所以剝奪自己的生命是一種造業的行為,更何況剝奪其他動物的生命,除非是生命的自然死亡,否則都是造業。

了知生命的事實─業力輪迴與生命的真實平等,才能如實的奉獻自己,成就社會大眾,進而發現生命的真相中有不生滅性的存在,也才可能去覺悟解脫之道。

「世間無常,國土危脆。」人命在呼吸間,能夠藉由放生與探討前世的因緣,來體認平等心與業力輪迴的事實。並尊重生命,進而戒殺吃素念佛放生,落實斷惡行善發菩提心,然後走向證悟生死真相之路的人,就是一位福慧雙修的善知識。願與諸位大德共勉,阿彌陀佛!

財富與健康之道─林信國

我們常常在財富上追求,確忽略了身、心、靈上尋找健康修持,看到很多人皆為忙碌追求財利或權位,身體卻不加珍惜,生活日夜顛倒,規律都沒了,身體自然因此漸漸耗損傷身,產生疾病,心靈更也因為在利益、權位的誘惑下,慾望紛飛,難以克制,進而延生貪圖迷失善良心性。現今諸多為爭財利、權位不擇手段事件發生,何不是皆在人性中貪、嗔、痴,三毒侵蝕形成的。

在財富與健康的追求,如何運用得當呢?有言道:萬貫家產,不如一健康身體,此理雖是非常有道理,但尚有不足之處,依後學所想,應該是有萬貫財富,也需要懂得再加強增植心靈上的財富,也就是說,財富能夠得之享用,但必竟也是外在的享用,而心靈境地呢?是否也會因為財富的享有產生利慾薰心落入迷失?現在社會上尚也有很多需要幫助的人、事、物,又我們本身這身業報身皆牽連著宿世業報,是否我們曾經思考如何幫助別人與幫助自己消減一些業障呢?

後學常想,大家若能在平時多注意自己生活起居、注意飲食、運動調理,身體自然沒什麼疾病,亦若能在心靈上建造一個健康思維關念,為自己增添無上善福德不是更好、更健康。身、心、靈的健康非是用金錢買得到的,它是一切福慧之源啊!投筆共勉。

放生感言─玉婷

參加了很多寺廟、宮堂的放生活動,實在充滿法喜,看見這些生靈重獲自由,如將亡時脫離災難,獲得延續寶貴生命,難以形容這種歡喜。對參加放生活動,信女感觸良多,看到現今社會,人們對生命的價值似乎都沒有好好珍惜,為情、財、利益、爭吵等等,好多都是一時失去理智,將寶貴的生命給毀滅了,對於這些人,信女覺得應該給我一點機會,讓我勸阻他們,給他們心靈上的糧食,有言道「螻蟻尚且偷生」更何況是人,人身得來不易啊!是否在作這些錯誤的選擇時,好好的想想呢?

信女希望借由 慈聖雜誌善書勵語幾言,以盡份心力,勸勉世間人們珍惜生命,用這生命付出對大眾有益的行為,才不枉費得來不易之身啊,共勉!

回本頁頁首

回圓德聖藻目錄

上一期

下一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