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闕御綬靈修院訪遊傳真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南屏濟公活佛 登台    

102年6月25日癸巳年 五月十八日

著書:第一回 領徒訪遊靈修院參拜院主地藏古佛

活佛:吾再授命開著寶書「金闕御綬靈修院訪遊傳真」旨命,不可怠乎。

爾懿敕賢義堂,自草創設堂至今法音遍及,可說甚有建樹,世人接觸參閱爾堂善書,可真是如魚得水、如飲甘露,今再開著寶書,借由訪遊實境傳真,以讓世人瞭解,靈修院實境,也可借此寶書開著,使世人更懂得保舉拔渡殊勝可貴。

化筆:弟子拜見師尊。心欣能再與師尊齊著寶書,弟子榮焉。不知今日是要到哪堻X遊?

活佛:徒兒化筆,今夜書著吾帶領直上雲霄,參拜金闕御綬靈修院,院主地藏王古佛,可賜符化飲,徒兒隨吾上蓮台。

化筆:師尊這次訪遊坐著蓮台,不是要坐葫蘆,以前著書都是坐您老人家的葫蘆,怎今坐蓮台,是不是坐蓮台比較穩,不怕掉下來。

活佛:徒兒說了一個可笑的笑話,怎會有分別呢?不要在那堶J思亂想,隨吾直上。

化筆:師尊,弟子感覺全身飄飄然,身輕如燕,不知是否經過師尊加被,已得上好輕功。

活佛:哈,哈,哈,徒兒現已靈魂出竅,當然感覺輕盈飄逸。

化筆:弟子明白。師尊啊,上方有一道光直沖往下,光的前方好像有一大拱門,上有一大匾金字閃爍,上面寫著「金闕御綬靈修院」七個大字,這是靈修院嗎?

活佛:沒錯,此就是爾堂奉旨設立靈修院,徒兒不必有懷疑,快隨吾上前,前方已有侍童與爾堂二菩薩,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等候多時。

化筆:弟子拜見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

菩薩:化筆劉生無需多禮,吾奉主席 關恩師聖諭,隨著書齊以相左。

侍童:參拜活佛,院主已恭候多時,有請三位隨吾入內。

化筆:師尊啊,這個大拱門好大好大,現一走進來,哇!拱門堶惕韝j,前方有一大亭,左右有兩大蓮花池,池上還有大拱橋,兩側都有一間一間的大廂房,廂方中間又有一樓梯,直接上廂閣,古色古香,這整個景象真不是蓋的,好壯觀,好美麗,真漂亮,如能在這埵矰W一晚,那可真是享受啊。

活佛:徒兒對此境真有感觸,沒錯,這奡N是靈修院的前庭,隨吾入廳,不要在那堻g求享受了,快,快。

古佛:有勞活佛,再為寶書開著費心,侍童快備茶。

化筆:弟子化筆拜見古佛,今能親見古佛,此生不枉,弟子若德晉功行未俱,哪天如若落幽冥,還希古佛救一救弟子啊。

古佛:化筆話中可是謙虛,依爾修行與內德功績,已可說能捨,更付之慈悲,能放下私情、私愛,以付之大愛,此就已成就菩薩道。

活佛:徒兒今日初訪拜見古佛,有何想請益,可直接請益古佛。

化筆:弟子就將不知事情,請教古佛。弟子在前庭上空,見有一金牌玉旨,這是昊天玉帝那婸潀悔O嗎?

古佛:沒錯,玉旨頒昭,三界共鑑,今於天界玉旨拱於雲霄,天界神司仙佛菩薩,皆需奉旨循律而行。

化筆:弟子還有不明白,金闕御綬靈修院,是否從本堂創立,就已授命設立,又設在這雲端,弟子從來沒看到過。

古佛:化筆劉生,先往下看看。

化筆:哇,下面怎麼好像螞蟻那麼小的房子,這麼高如果掉下去,不就肢離破碎,死翹翹了。弟子不明白,怎會將靈修院,設在那麼高的地方,咦!到底有多高?

古佛:靈修院設立乃於慾界天,由堂處居地直上,一萬零八佰公尺,靈修士則就在這雲端處潛修。

化筆:古佛慈悲,靈修院設在這麼高的地方,要是被飛機撞到怎麼辦?恐怕靈修院就被毀了。

活佛:哈,哈,哈,徒兒今日訪遊,可真是搞笑又搞了大烏龍,既是靈修院皆擺脫形相身,怎會有這問題呢?

化筆:對啊!對啊!弟子一時忘了,還將人世間的形相給引到這堙A這應可能是弟子看到的景象,太逼真了吧。弟子還有疑問,恭請古佛為弟子解繹,靈修院列位修士,在靈修院都作什麼功課?

古佛:靈修院四大課程,有詩文、符錄、醫理、感應,這四大課程包括,研經、練丹、武術,配合智仁勇成就。

化筆:弟子明白,那靈修院都是由古佛一手教導嗎?

古佛:非也,院中職命教導先師,總計一百零八位,另每課期都有諸佛菩薩,親臨院中說法。

化筆:如此的課程會不會太累了,聽起來好像比人世間求學的人,功課還要多,怎吃得消,如不休息身體會受不了,會垮了。

古佛:靈修士皆是,靈魂受保列位,故已無色身相,亦無色身相哪來會累?

活佛:徒兒還是不能把色身相放下,真是個呆瓜。

化筆:弟子怎會如此,唉!真是不應該,弟子會改進的。

活佛:徒兒還有什麼問題要問嗎?

化筆:再向菩薩請益,於靈修院潛修是靈魂,那生魂、覺魂不用修嗎?

古佛:靈魂主於功過,在世造作種種善業、惡業,皆由靈魂擔當。在世若功積德晉,善修果就,三魂自得合一,接引各天、淨土,怎還會墮落幽冥,而再受保潛修功果呢?

化筆:如此說受保舉靈修院是靈魂,那其它兩魂怎辦?

菩薩:生魂位居世間墓地或靈骨塔,覺魂位居家中奉供祖靈牌位。靈魂列位靈修院後潛修果就,證道考核通過,經由修證合靈三魂自歸一。靈修士潛修精進,生魂、覺魂,也自得應。故陽世保舉先人者,需不斷的自我精進,與積善累功迴向,如此對靈修士潛修定多助力。

化筆:弟子完全明白,今日能親臨靈修院,更能親眼拜見地藏古佛,真是萬幸,拜叩古佛慈悲。

活佛:時間已晚,今夜參訪靈遊到此,徒兒隨吾回堂吧。

化筆:那本堂千手千眼觀音菩薩,怎不隨我們一起走?

活佛:菩薩尚有諭命在身,快隨吾回堂。

活佛:可,化筆靈投體。今日著書至此,可,吾退。

眾鸞生:弟子恭送恩師聖駕。

回本頁頁首


南屏濟公活佛 登台  

102年7月2日癸巳年 五月廿五日

著書:第二回 訪遊一殿述解保舉流程

化筆:師尊今夜要下冥府,那會不會,再看到冥府刑場,弟子怕怕的。

活佛:不會,徒兒不要在那堙A多說題外話。

化筆:咦!敢問這位童子,您是何許人,怎會在我的身邊,我怎沒發現?

本堂司錄童子:吾乃本堂執命,送交呈疏公文童子,今奉聖諭,需前往冥府繳交公文,故隨濟公活佛一道前往。

活佛:今日剛有呈文,超拔保舉白慶三一魂,列位靈修院靈修,此正是大好機緣,可隨此緣機,將流程更加明朗,可,賜符化飲。

徒兒上蓮台,前方已到陰陽界線,再下去就是冥府了。

化筆:師尊,前方好像來了一位,看似書生打扮的人。

冥府一殿文判官:吾恭候多時,奉冥王之命,特前來接駕。

活佛:有勞文判官了。

文判官:請三位隨吾入大殿。

化筆:此處看來不會很陰森,也不會看到刑場,這下我可安心了。

活佛:徒兒還不上前拜見冥王。

化筆:弟子拜見冥王。

冥王:已授命知會,濟佛與爾懿敕賢義堂化筆劉生,為開著寶書前來,特予恭候,請就座,觀化筆劉生顯露童子相,還真是可愛天真,靈光甚為光陀,不簡單,不簡單。難怪懿前首席童子,名播各處,吾也早聞名。

化筆:弟子無顏在冥王面前受此讚賞,慚愧不已,還望冥王指點、指點。

活佛:徒兒對金闕御綬靈修院,保舉流程,如有不解,可直接向冥王請益。

化筆:那弟子就保舉流程不解地方,恭請冥王開解。

冥王:在未開解保舉流程,先行受理爾堂主席公文,司錄童子奉上公文。保舉亡魂白慶三,陽世造功為該亡者女兒白淑惠朋友,王善德辦理造功,上呈奏文恭請受理,文判接呈文。

化筆:弟子今訪遊可就直接看到,呈文轉交一幕,真的太高興了,恭問冥王,今所呈文保舉的是在現世中亡故者,其是否只限於親人。

冥王:非也,凡陽世造功人,立愿造功超拔保舉,不限定只是親人而已,若是大悲菩薩願,所有有緣眾生,只要因緣具備,非是五逆十惡,俱足善慧,皆能蒙受呈文拔渡。

化筆:那宿世親人、父母、手足、恩人,亦或冤親債主、靈障,也能超拔保舉囉!

冥王:是的,只要因緣俱足、因緣成熟,皆可受保。

化筆:如此說來,枉死城中冤魂,聚善所、聽經所、平民區,亡魂都也可保舉靈修是嗎?

冥王:枉死城不在本殿管轄,乃另有隸屬,聚善所也非本殿管轄,乃直屬主宰地藏古佛,管轄協辦,因聚善所善魂,善慧福備,故不必經由本殿審核功過。

化筆:如此言來凡要超拔保舉,都要經過此殿。

冥王:不必,各殿皆有受理,超拔保舉,只是在每殿皆有合併轉移,送交本殿處理。

化筆:那這樣保舉公文,由本堂司錄童子上呈本殿,如果那些受保魂是在其它殿,這時就從其它殿轉接是嗎?

冥王:沒錯,各殿都有受理,只要是授命拔渡,皆能轉接解送此地,交由文判主司核對,配合金闕御綬靈修院執行,而在關於超拔冤親債主上,那就比較繁複。

化筆:超拔冤親債主,為何比較繁複?

冥王:此關係到牽連的因果問題,故還需經由審核因果簿,將冤親債主提告案情,清清楚楚查明,才能在調解後,接受呈文超拔。

化筆:此是否也是經由本殿來處理協商?

冥王:關於與冤親債主調解,那可就需經由主宰地藏古佛,攝納辦理調解,合併功德文疏主司,從旁輔導調解,配合金闕御綬靈修院執行。

化筆:弟子知悉,目前三曹道場,辦理超拔靈修院之道場甚多,這些道場都設立靈修院,是否所呈辦保舉,皆需經由本殿?

冥王:非也,旨命綬之於何殿,那該殿就必需相輔,接旨處理呈文案件。

化筆:弟子對以上略有明白,但未全然瞭解,還希冥王再為弟子開解。

活佛:徒兒今日時間已晚,待下回再向冥王請益,快向冥王拜別。

化筆:弟子今日獲益良多,感謝冥王,弟子拜別。

活佛:隨吾上蓮台回堂。

活佛:可,化筆靈投體。可,吾退。

眾鸞生:弟子恭送恩師聖駕。

回本頁頁首


南屏濟公活佛  登台    

102年7月9日癸巳年 六月初二

著書:第三回 續訪遊一殿述解保舉流程

活佛:可,賜符化飲。

化筆:參拜師尊,弟子對於保舉流程甚多不解,今夜是否還能恭請冥王,再為不明問題作開解?

活佛:是的,今夜吾再帶領徒兒,前往一殿向冥王請益,解說保舉流程,徒兒快上蓮台,隨吾前往。

文判官:恭候活佛已多時,請隨入大殿。

冥王:活佛聖駕,恭請上座,侍童奉茶來。

化筆:弟子感謝冥王,針對保舉流程給予開解,奈弟子愚昧,尚有多項問題,還不是很瞭解,今日請冥王大發慈悲,再為弟子問題開解、開解。

冥王:化筆劉生但說無妨。

化筆:感謝冥王,對於冥府中冤親債主受保,是否需什麼樣的條件?

冥王:末法時期,宿業追討已達十二倍以上,而冤親債主亦或靈障,皆是在冥府已受刑責,三分之二以上,逢機緣成熟定有所討報,而這些冤魂,皆因福報不俱,業力深重,故於冥府受刑,感受到過去生遭受種種傷害或迫害,怨戾一起,必向各殿提出討報申訴。而不論是往生親人,或是冤親債主,當皆因在世德不俱、功不備,善修恆持未盡,故在蓋棺論定,審核功過,過大於功,始落幽冥,受所造作罪業刑罰。冤親債主在機緣成熟,申控審核因果確定無誤,就依冥律申請,核發索討旨令。陽間人在查覺冤親債主討報,亦或祖靈求救,當會有不同感應,如冤親債主討報,定會障礙福運,干擾身心,導致多災禍、病疾。祖靈求救當會在夢中示現,欠缺什麼物品等等,這都是欠缺福德之示現。陽世人若有以上感應,可虔誠懺悔,依方便殊法財施,造功撥轉冥福,以給冤親債主,或是亡故先靈載敘功果。經呈疏保舉送交吾殿,再由主教地藏古佛調解,呈疏受保冤親債主調解同意,列位靈修院潛修功果,當下繳回討報火簽令,不得再討報干擾。而若是受保祖靈、宿世父母、親友、恩人、等等,經教主地藏古佛,將疏文述解給予悉知,祖靈只要同意亦當下可註籍,列位靈修院潛修功果。

陽世間人較有誤以為,只要造立方便財施三十功靈修資糧,撥轉給冤親債主,就能了斷因果,解冤釋結,故而就放逸自我,不知時時虔懺前業,修善積功、積德,這道是世人愚昧處,也是吾之憂矣。

化筆:是啊,這道是要世人明悟的事。那麼說每一殿,都有申訴管道囉!

冥王:冥府各殿皆有申訴廳,申請室,凡有冤情就能向各殿,提出申訴申請,以備核查冤案因果,經由審核如確定案情,則上訴成立,可給予核發討報火簽令,向陽間虧欠者討報。

化筆:弟子略有明白,好像冤親債主討報,所領火簽令有分別是嗎?

冥王:沒錯,火簽令確實分有黑、灰、白、紅,共四色。

化筆:敢問這四種顏色,各代表什麼涵意?

冥王:火簽令-黑色令旗乃屬重業因果的公案,好比造作的因若是惡意,那皆屬黑令旗重大公案。

火簽令-灰色令旗則是較為輕之冤怨公案,好比誤傷,非惡意,非直接,或過失等造作因果,這皆屬灰令旗因果討報。

火簽令-白色令旗則是陽世祖靈或親人手足等求救令旗。

火簽令-紅色令旗乃屬累世以來有緣恩人、父母、手足、親友等求救請領令旗。

化筆:如此說前世造的因果如是,惡意、非惡意,都有不一的討報,不知這會不會,因討報影響到世間人?

冥王:前有所示冤親債主討報,對陽世間人必定影響,非但福運受阻,身心必受干擾,故而需陽世間人,平時就要多行善、修善,積福累果,才不受業因、業力牽絆,形成災劫或惡疾。

化筆:弟子明白,今尚有對靈修院,靈修士保舉流程,其中針對陽世間人,欲保舉亡故親人,或九玄七祖,亦或冤親債主、靈障等等有緣者,敢問這些受保舉者福德不俱、功積不備,定是罪業較深,那前業要如何消弭?

冥王:修士受保舉,必尚有前業,或怨戾之氣,這都要經由十殿,與列位靈修院潛修漸次淨化,於後待訪遊十殿就可明瞭。

化筆:弟子感謝冥王述解。

活佛:徒兒還有什麼,要向冥王請益的嗎?

化筆:弟子一時頭腦鈍鈍,但大致上完全明白。

冥王:化筆劉生對於保舉流程不明白處,於往後遊訪期間定更能瞭解的。

化筆:是的,是的。

活佛:好了,今夜訪遊到此,隨吾回堂。

化筆:弟子拜謝師尊。

活佛:化筆靈投體。可,吾退。

眾鸞生:恭送恩師聖駕。

回本頁頁首  


南屏濟公活佛 登台

102年7月16日癸巳年 六月初九

著書:第四回 遊訪十殿外放司淨業池

活佛:可,賜符化飲。化筆靈體出竅,隨吾上蓮台。

化筆:不知今夜師尊是否帶領徒兒,再下一殿訪遊。

活佛:不了,今夜將帶徒兒前往冥府十殿。

化筆:十殿!那不是轉輪王嗎?

活佛:是的,十殿專職冥府靈魂投生轉輪,凡一切生靈或靈魂,在受刑滿後投胎,亦或送往各天、陽間、陰司修真、轉生六道,皆要經由十殿分發作業。

化筆:弟子不明白,這與寶書開著有何關連?

活佛:當然有關連,受保列位靈修院所有靈魂修士,皆需在送解一殿,確認功過與身份,才能轉解到,十殿外放司,作為再核定,無誤始可依旨命,外放列位靈修院,徒兒不必多疑,隨吾至十殿吧。

十殿文判:拜見濟公活佛,恭請隨吾至十殿。

化筆:師尊,面前這一大殿可就是十殿嗎?看起來好像沒有陰森恐怖的感覺,道有一絲惆悵傷感。

活佛:十殿轉輪,各魂皆隨業而去,此當是十殿冥王,最不想看到,何以故?乃每一靈魂皆受到罪業刑罰,亦不能超脫六道輪迴,冥王怎不傷心,不忍呢?徒兒感覺是無可厚非。

文判:請濟公活佛與化筆隨吾到,外放司左廂房。

外放副主司嚴:參見濟公活佛,吾已接奉主公諭令在此恭候,今能為寶書金闕御綬靈修院訪遊傳真一書,來作流程述解吾之榮焉。

化筆:師尊啊!這廂房好像不是很大,看起來有點古時候那種古厝樣式,不知這廂房是什麼地方。

副主司:此廂房乃為淨業池,凡受保舉欲列位靈修院,所有靈魂都必需先到,外放司淨業池,聞法淨業,待列位時間到,再至外放司報到,接引到靈修院。

化筆:淨業池,弟子道是頭一回聽到,這堿搯_來沒看到水池呀!

副主司:隨吾進入右走廊,請,請。

(只見一扇門打開,一條長長的走廊,約有幾十公尺,兩側都有立著畫像一排排,真是壯觀、莊嚴,與剛剛看到的情景,真是大不同。)

副主司:恭請活佛與化筆上座。

(見一大圓桌,桌邊還有小座椅,隨著圓桌排排列,真的好想坐下來休息、休息。)

活佛:化筆劉生可對不明處,向主司請益。

化筆:那弟子就不明處,請教主司恩師了。請教這地方是淨業池,不知淨業池在哪堙H又代表何涵意?

副主司:哈,哈,劉生怎不把頭往這門上方看看。

(一匾額三個大字寫著,淨業池)化筆可隨吾入這一道門。

化筆:嘩!真是內有乾坤,好大的一個池子,看起來好像一朵大蓮花,咦!這埵陶y景嗎?

副主司:此為淨業池,周邊所見流入池中,皆為法水,主在淨化將列位靈修院之,靈魂,業識,執著、怨恨,戾氣等等。

化筆:這道使我更加不解了,還望副主司恩師,再針對這淨業池,作詳細的解譯。

活佛:因時間問題,徒兒不明瞭處,待下回訪遊再向主司請益吧。

化筆:好吧,弟子在此拜別副主司恩師。

…:

活佛:可,化筆靈投體。可,吾退。

化筆:拜謝師尊。

眾鸞生:恭送恩師聖駕。

回本頁頁首


南屏濟公活佛 登台

102年7月23日癸巳年 六月十六日

著書:第五回 續訪十殿外放司淨業池

活佛:可,賜符化飲。化筆靈體出竅,隨吾上蓮台。

化筆:參見師尊。今日要再繼續訪遊,十殿外放司,弟子有好多疑惑,想請教外放主司。

活佛:主司樊乃另有其它旨命,故訪遊期間,皆由副主司嚴代理,好隨吾一起往十殿吧!

………

十殿文判:恭接濟佛聖駕,副主司已於淨業池恭迎,特派吾前來帶引前往。

活佛:好說,請帶路。

文判:請入淨業池。

副主司:恭接活佛到來,請兩位隨吾到,淨業池侯息區。

化筆:咦!怎還有一個小廂房。嘩!堶惘n整齊,廂房中間還有一個小講台,不知這是要做什麼用的?

副主司:請兩位就坐,童子快奉上茶來。化筆賢生所看廂房小講台,乃為準列位靈修士,講解說法用。

活佛:愚徒在前訪遊中,對淨業池甚有不解疑惑,敢請副主司能為愚徒,述解淨業池流程功效。

化筆:是啊,是啊。弟子在前回確實,還有很多不解,今日恭請副主司恩師,能為弟子解說。

副主司:化筆劉生有何不解,可說來聽聽,吾定為汝開解。

化筆:謝謝恩師,對前回恩師所言,淨業池,乃是將欲列位靈修院準靈修士,淨化其業識執著,嗔怨戾氣,這是怎麼說?

副主司:凡將列位靈修院修士,不論是冤親債主,或是受保親人都有一個重要事,那就是糾纏之執著、嗔恨,這些定要在,列位靈修院前,先行淨化,以使準修士能靈性通達,放下一切執著嗔恨。

化筆:這也就是說,靈修士在將列位靈修院,都一定要有這一項經過,不知這淨業池的功效是什麼?只在淨化靈識的執著,嗔恨而已嗎?

副主司:當然不只,如是陽世間人在,拜佛、禮佛,都會有洗禮加被,淨業池中法水,乃可淨化準靈修士的種種業識,以減輕束縛。化筆可隨吾到淨業池旁,吾一一作解。

(一行三人前往淨業池)

化筆:眼前看到的法水透明清澈,感覺一陣陣清涼,副主司恩師,弟子看兩側有兩道法水流入池中,這池水是要給,將列位靈修院修士洗澡的嗎?

副主司:哈,哈。賢生看到法水,是要淨化非是用來洗,用心看池水上方有什麼不同?

化筆:咦!剛剛怎沒有東西,現在卻有一個一個,像蓮花一樣的蒲團,還飄在水面上,好不壯觀,真像一朵朵蓮花啊!

副主司:此是給準修士,淨業聞法所用,賢生再往正前方看看,是否有看到一道光茫,往水池中普照著。

化筆:是啊,是啊,不知這道光茫是什麼光?

副主司:此乃佛菩薩加被佛光,主在幫助準靈修士,靈力增長,洗滌淨化,賢生再往池前端看看,是否有看到一大講台呢?

化筆:弟子真是愚痴,剛剛都沒用心在看,經恩師指點看得道清楚,這講台是做何用途?

副主司:受保靈修士,在未正式接引靈修院,而批文後都需解送到淨業池,先行淨業聞法,列位準靈修士,每梯次都需輪流到此,地藏古佛帶領諸佛菩薩,特為準靈修士說法。

化筆:這真好,陽間的人,都沒機會能得此機緣,親身聆聽古佛說法。

副主司:靈修士,在未正式列位靈修院,定會有執著塵緣放不下,靈識定受障,相同如果是冤親債主,那更易起無明嗔恨,因此我佛慈悲不忍,說法釋化其執著、嗔恨。

化筆:淨業池原來是要淨化修士,此好比身體的污垢一天不洗,那待十天可就慘了。又像人心的貪嗔痴一樣,如不好好的淨化,等到嚴重時要降伏可難了。弟子感謝恩師,為弟子解繹。

副主司:十殿外放司淨業池,只是先行一道過程,還有其它經過流程,需直接至外放司瞭解。

化筆:那好,能現在就帶弟子去嗎?

活佛:時間已晚,徒兒隨吾回堂,待下回再續訪遊。

化筆:那弟子就此拜別副主司恩師。

活佛:堂已到,可,化筆靈投體。可,吾退。

眾鸞生:恭送恩師聖駕。

回本頁頁首


回修行綱繹大解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